阿清清

目前专注超蝙(cp粉,非单人角色唯粉,不拆不吃all,谢谢!)
漫威因为私人原因可能只会产除盾铁以外的其他铁人cp跟虫绿了。
其他,美苏、米乔、闪鸟
【所有文都放到了随缘居,链接如果失效了,请移步随缘居上搜文名看。】

【超蝙】蝙蝠侠不是毛绒控(NC-17 SB/超蝠/Superbat 童话AU)

Summary:住在森林深处城堡里的韦恩先生跟他的丈夫不那么认真的一段婚前恋爱史。童话AU

布鲁斯正在坠落,钩爪被击落了,现在的高度不会死人,但大概会弄断他几根骨头,唯一需要注意的是护住头部,正当他做好万全准备迎接大地的拥抱的时候,坠落停止了,布鲁斯首先注意到的是一对白色的看起质感良好的长长的兔耳朵生长在一头乌黑卷发的脑袋上,兔耳朵的主人用一双蓝眼睛好奇地打量着他。

“你好啊,蝙蝠侠。”

布鲁斯意识到他正在经历人生第一次被公主抱。

森林的守护神是一只兔子!这瞬间变成了一句歌词无限循环在他脑袋里,但蝙蝠侠总是不动声色:“滚出我的领地。”

蝙蝠侠式的恐吓少见的不奏效,长耳朵的兔子神祗自来熟地把他的城堡当成了每日惯常拜访地,阿尔弗雷德这一次从开始就没跟他站在同一阵线上,第一次的时候,阿尔弗雷德不顾他的瞪视准备了最好的胡萝卜招待那只兔子,但对方并没对此表现出应有的狂热。

稍后几次的胡萝卜汤,胡萝卜蒸,胡萝卜馅饼都投喂失败,直到阿尔弗雷德放弃了胡萝卜端上了小甜饼。

兔子神祗一边不失礼貌地道谢一边用小甜饼把他的腮帮子塞得鼓鼓的,该死,那是他的小甜饼!

克拉克发现布鲁斯又在瞪他了,他的其中一只耳朵因疑惑而微微下垂,然后他发现布鲁斯的手指开始烦躁地敲打着桌面。

“你知道吗?南边的王宫里举办舞会了,据说是国王想要为他的儿子挑选一位妻子。”兔子神祗飘在他身边为他喃喃述说着森林里最新的资讯,他的小红靴踩在树叶上。

“昨天晚上我在森林里遇上了一位驾着南瓜马车的女士,她的车夫是一只鹅先生,我帮她躲过了一队追兵,我猜她是去参加过舞会的。”克拉克继续说。

“那么,那位女士是否正好告诉你她的名字叫仙度瑞拉?”布鲁斯终于接了一句。

“是的,布鲁斯,你怎么知道?”兔子用他亮晶晶的蓝眼睛看着他。

“我猜你就是那位让王子失去他未婚妻踪迹的森林怪物了,通缉犯先生。”

“诶?”

莱克斯·卢瑟领主把他所有的执着用在了与森林守护神的对抗上,布鲁斯无法跟上他的理想形成历程,毕竟用全副精力来跟一只兔子作对这种毕生追求,他暂时看不出其中深意。

还有这糟糕的台词:
“将我带走  将我囚禁

不被你奴役  我将永无自由

不被你占有  我将永无圣洁”

布鲁斯再也听不下去,蝙蝠镖切断了粘着氪石粉的绳子,笼子里的兔子守护神掉下去砸晕了用咏叹调念着长诗的莱克斯领主。

兔子软软地躺在他的浴缸里,长耳朵无精打采地垂在脑袋两侧,布鲁斯瞪着阿尔弗雷德塞在自己手里的毛巾。

“克拉克少爷需要一个热水澡。”老管家贴心地关上了浴室的门。

“所以,你是怎么让莱克斯抓住听他念那黏腻透顶的结婚宣言的?”布鲁斯觉得他应该先把那身蓝制服从兔子身上拔下来。

“那不是结婚宣言…”显然兔子先生并没有抓住问题的重点,“据莱克斯说,那是一种让我彻底失去力量的咒语。”

克拉克线条完美的上半身已经裸露在视野里了,那双长耳朵令他分心地缩成了一团,布鲁斯焦躁地把毛巾扔到了兔子先生脸上,准备逃出浴室,手腕却被兔子先生软软地拽住,“别走,布鲁斯……”

蝙蝠侠总是在夜晚活动,这意味着布鲁斯总是在白天睡觉,他会在下午夕阳的余晖中醒来。而现在,黎明时分,乌黑的发卷还半湿的兔子支着脑袋在他床边看着他,毛茸茸的耳朵尖不自觉地颤动,布鲁斯再次提醒自己要管住自己的手。

“布鲁斯,你的作息简直跟西边古堡里的吸血鬼一摸一样,他也总是在白天睡觉,太阳完全坠落过后再醒来。唯一不同的是,他是睡在一副黑色的棺材里。”

“别告诉我,你每天晚上都会去阻止他猎食?”疲倦带来的渴睡感让他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种懒散的舒适状态下。

“哦……我有给他带去一些西红柿。”

认真的,西红柿?“他就没试过咬你?”

“事实上,他根本就咬不动我的皮肤。”

“……”

“……”

“你还真的乖乖让他咬过。”布鲁斯并不认真地咬了咬牙。

克拉克觉得他又惹布鲁斯生气了,虽然他从来就没弄清过布鲁斯生气的原因。

“你该离开了,兔子……”他迷迷糊糊地开口。

“我想看着你睡,布鲁斯……”克拉克的声音像隔着一层纱一样。

额头传来一丝轻柔的温软的触感,布鲁斯在半睡半醒间抱怨,兔子都是这么吝啬的动物吗?他没意识到自己撅着嘴,像一位等待亲吻的公主那样,随后意识就彻底陷入了黑甜乡。

冬天第一场雪来的时候,韦恩城堡也举办了一次舞会,临近所有的王族跟贵族都应邀而来,兔子神祗飘在城堡外看到布鲁斯正把一个吻印在一位黑发公主的脸上,那是天堂岛的戴安娜公主,克拉克对她早有耳闻,尤其是她那些冒险故事。

人类总会结婚,他早就知道,布鲁斯也会,克拉克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胸膛里面酸酸的,还隐隐作痛,他猜想自己大概是生病了,虽然他从来没生过病。

冬天过后,布鲁斯发现自己很久没看到过穿着小红靴披着红披风顶着兔耳朵的森林守护神了。

“吵架很寻常,充当先道歉的那方也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布鲁斯老爷。”阿福若有所指地告诉他。

“我们没有吵架。”布鲁斯烦躁地回复,该死的兔子,一声不吭就消失了,明明当初赶都赶不走的。布鲁斯把这归结于自己一次都没摸到那对兔耳朵的怨念。

森林里又有新谣言了,蝙蝠侠最近变得格外暴躁,女巫们躲在沼泽里不敢出来,毕竟连西边古堡里吸血鬼的牙都被蝙蝠侠蹦了。

布鲁斯终于在半个月后见到了森林的临时守护者,同样穿着小红靴披着红披风长着狗耳朵的小姑娘卡拉。

“嘿,蝙蝠侠,我终于见到真人了,克拉克几乎每天都提起你。”小姑娘摇着尾巴绕着他飞来飞去。

“他在哪里?”

“他在孤独堡垒里。”

“带我去找他。”

直到他们到了冰雪城堡外,小姑娘才后知后觉地开始犹豫,“蝙蝠侠,我想你不能进去,克拉克他最近不太方便……”

没等她说完,黑暗骑士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冰堡的大门里。

“好吧,好吧……不是我的错……”

布鲁斯看到水晶床上一团白色的棉被在蠕动,他谨慎而迅速地掀开了那床被子,一个软绵的克拉克躺在下面,黑色的发卷乱糟糟地搭在额头上,一部分被汗水打湿了,白色兔耳朵上的毛也蹭得有些凌乱,蓝眼睛里朦着浓浓的水汽。

“布鲁斯?”兔子瞪大了湿漉漉的眼睛,更多的红晕漫上他白皙的脸颊。

甜腻的味道撩拨着他的鼻息,布鲁斯挑了挑一边眉毛,平静地陈述:“你发情了,克拉克。”

“春天…总会这样……”红成西红柿色泽的兔子努力把自己往被子缩,布鲁斯把一只手伸到被子下找到那个滚烫的部位轻轻拨弄了一下,温热的液体瞬间浇了他满手,黑暗骑士终于作茧自缚让自己被卷进那一团白色的被子下。


======================== 

 全文请走  →  随缘居 (地址1)

 全文请走  →   微博  (地址2)

========================


韦恩城堡 主卧室

“那是我的床。”布鲁斯面无表情地看着躺在他床上的兔子。

“我们的床。”兔子带着甜甜的笑容看着他,他的目光中还有些羞涩的躲闪。

“滚出我的城堡!”

“可是我们已经交配了,布鲁斯,我们应该睡在一起。”

以上对话近期几乎每天都会发生一次,阿尔弗雷德觉得婚期定在夏天实在有些晚了,他决定明天去跟森林深处的玛莎夫人商量下婚礼的最后几个步骤,最好能把婚期提前,他怕自家少爷的肚子快等不及了,要知道,从南边的王子带着水晶鞋从沼泽高塔里接走长发公主过后,他们的孩子已经满月了。

——END——

碎碎念:兔子超软得不忍直视,就这样吧,毕竟兔子……

评论 ( 7 )
热度 ( 173 )

© 阿清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