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清清

目前专注超蝙(cp粉,非单人角色唯粉,不拆不吃all,谢谢!)
漫威因为私人原因可能只会产除盾铁以外的其他铁人cp跟虫绿了。
其他,美苏、米乔、闪鸟
【所有文都放到了随缘居,链接如果失效了,请移步随缘居上搜文名看。】

【Damijon/米乔】品尝(上 NC-17 吸血鬼AU Damian /Jon)

Summary:达米安成年时捡到了一只人类幼崽。【蝙蝠家族对上超人家族唯一成功(攻)的希望,大米】

他从花园的野玫瑰丛里捡到的,湿漉漉瑟瑟发抖的男孩,捂着眼睛缩成一团蹲在花丛,如果不是他身上的味道不错,Damian根本不会发现他。

Damian把那小动物一样的人类男孩拧回古堡里扔给了Alfred,那时他才刚成年,甚至没有吸过人血开过荤,对人类血液并没有多少渴求,Wayne古堡里进出的人类并不少,尤其是迷恋他父亲的漂亮人类女人,Damian差不多转眼就忘了那可怜兮兮的小家伙。

那时他正忙着向他的父亲寻求认同,急着证明他会成为比那个血族更强大的吸血鬼,以刚成年的吸血鬼崽子的身份独自挑战狼人。

傍晚,他从棺木里醒来,人类的幼崽被Alfred洗得干干净净,用绷带蒙着眼睛坐在他的软榻上,脸小小的,像苹果一样,洗干净过后出乎意料是个漂亮的小东西。

他用靴子踢了踢悬在空中的短短的细腿,人类崽子就张牙舞爪地让自己离他远点。

Wayne家的小少爷最讨厌被命令,他拧着那胆大包天的小子举到与自己视线齐平,柔软又脆弱的人类崽子,他只要稍微用力,指甲就会划破人类的皮肤,最终他只是好奇地试图扯开蒙着那双眼睛的绷带。

“别碰这个,我会杀了你的。”幼崽惊慌失措地抓着他的手。

Damian在心里嗤笑,就算一个壮年狼人也不敢在他面前夸下这样的海口,他强硬地扯开了那条带子,他还没来得及看清那双眼睛的颜色,比阳光更灼热的温度就刺穿了他的肩膀。

比起疼痛,人类崽子呜咽的哭声更让他难以忽视,“闭嘴,再哭我就把你舌头拔出来。”

小崽子听到了他的吼声,闭着眼睛停下了呜咽,“你没死?”

“即使我要死也不会是这种丢脸的死法。刚才那是什么,小崽子?”

“我不是小崽子,我是Jon。”小崽子立马反驳。

这就是Damian捡到他家小男孩的经过,十岁大的孩子某天突然发现自己的眼睛能发出红光,并烧死了妈妈的爱猫,冒着雨跑到了荒野里。

说真的,如果不是被他捡到,Damian怀疑小崽子早在当年就死了,而不是直到现在还时不时在傍晚时分偷爬进自家后院来骚扰自己。

那个蠢货完全没有身为人类的自觉,就算Damian展露出吸血鬼的獠牙,他也从没表现出应有的恐惧,该死。

“Damian,Damian,你在哪儿?”

“安静,蠢货,如果你想沦为我父亲的晚餐,就当我没说。”

一个黑乎乎满头卷毛的脑袋出现在门口,Damian抱着手臂僵硬地接受了一个飞扑,人类的体温,令人厌烦的舒适,抽长的青春期男孩的腿夹着他的腰,快要成年的人类崽子环着他的脖子挂在他身上,Damian咬着牙压低声音威胁,“下去。”

“我已经半个月没见你了,Damian。”小崽子根本没理会他的威胁,擅自把他毛茸茸的脑袋埋在Wayne家小少爷的脖子里蹭了蹭。

“说得好像是我的错一样,我家院子里的围墙可一次都没拦住过你。”Damian冷哼。

男孩搔了搔那头卷毛对他吐了吐舌头。

“对了,Damian,今天跟我一起好吗?我有东西让你看。”漂亮的蓝眼睛带着刚好的恳求看着他,Damian在心底咒骂着自己的妥协,这么多年,他从没有一次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下成功拒绝过Jon提出的要求。

他站在夜晚的天空下,人类男孩揽着他的腰,他们在空中,在向更高处飞去。

当他化作蝙蝠形态的时候,飞行是他本能,可他从未以清醒的姿态体会过飞翔的感觉,“这就是你说的要给我看的?”Damian挑眉。

“哦…我以为你会表现得更惊讶些…”男孩蓝色的眸子里浮现出淡淡的失落,随后又被一种兴奋情绪掩盖,“我半个月前才发现自己会飞,爸爸这几天一直在教我驾驭飞行能力,以后我就能带你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了,任何你想去的地方。”蓝色的眸子里满是坚定,像是一个承诺。

繁星包围着他们,风吹得他的斗篷猎猎作响,Dmaian注视着他的男孩,人类的幼崽成长的速度很快,才短短八年,小崽子已经已经抽高得只比他矮半个头了,幼崽长成了一个精致漂亮的男孩,他问:“你为什么要带我去任何地方?”

他们之间的距离近得不可思议,男孩带着他飘在空中,Damian并没有做出任何倚仗的意味,他只是没拒绝也没接受。

软软的触感贴在他唇上带着人类特有的体温,却青涩得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他感到自己在下坠,坠落可摔不死一个血族,他的身体已经先一步把男孩搂进了怀里。

“你怎么样,Damian?”男孩从他怀里钻出来惊慌失措地扒着他的衣服试图确认他的安危,“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明明知道自己的能力不稳定,还带你飞那么高……”

Damian抬起男孩的下巴,看进那双慌乱的漂亮眼睛,长得惊人的睫毛在他的注视下颤动。

红晕漫上那张精致的脸蛋,男孩躲闪着目光试图从他身上爬起来:“抱歉,Damian,我突然想起我要回去了……”
血族抓住那只离开的人类的手腕,一个用力,让人类的身体重新贴上自己:“我没允许你离开,Jon。”

Damian用手指摩挲着那柔嫩的色泽极淡的唇瓣。

成年那年他就已经尝过情欲的滋味,传承自他父亲的魅力,尽管他那时还青涩,却不妨碍猎物们对他趋之若鹜,人类情动时的血液味道最美味,他尤其爱女人身体的温度,血族无法拥有的温暖。

他捏着男孩的下巴,贴上了那两片唇瓣,男孩毫无防备,他肆无忌惮地侵入掠夺人类的温度,他的男孩尝起来是苹果的味道,他记起男孩曾经自豪地谈起他母亲做的苹果派。

男孩的舌头害羞地躲在里面,随着他的肆虐后退,Damian蛮横地一步步追上去,缠着那小东西,让它无处可逃,只能与他痴缠。

直到男孩在他怀里发出小动物般的呜咽声,他才记起人类是需要呼吸的,男孩大口呼吸着缩在他怀里,精致的脸蛋红得滴血.

——TBC——

碎碎念:超爸爸,蝙爸爸,我有罪,觊觎你们家小男孩很久了,我保证让他们成年了才开车的⊙▽⊙

评论 ( 9 )
热度 ( 78 )
  1. 雾枕阿清清 转载了此文字

© 阿清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