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清清

目前专注超蝙(cp粉,非单人角色唯粉,不拆不吃all,谢谢!)
漫威因为私人原因可能只会产除盾铁以外的其他铁人cp跟虫绿了。
其他,美苏、米乔、闪鸟
【所有文都放到了随缘居,链接如果失效了,请移步随缘居上搜文名看。】

【超蝙】皇室争端(白灰/ ABO设定 公爵超x国王蝙 中世纪贵族Au)


Summary:国王跟他的丈夫Kent亲王婚前婚后的一些琐事,以及,他们吵了一次架。

正文:

Omega侍女们透过走廊的矮窗偷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他来了,他来了!”

前安纳托尼亚总督,Kent亲王正穿过长廊走向他的寝宫。行吟诗人咏唱的诗歌里全是关于这位前公爵的事迹,与土库曼人作战立下的的赫赫战功,当然剔除了许多血浆崩裂的部分,增加了些关于公爵慷慨而善良的秉性的描述,对领地臣民的爱护,以及解囊为安纳托尼亚兴建的水利灌溉工程,没有Omega能抵抗这位美名远播的Alpha贵族的魅力。

亲王停在了其中一位侍女的面前,他问:“陛下在吗?”

那位女孩低着头小声回答:“他刚回来。”

在亲王转身过后,女孩们聚在一起,低声哄闹成一团。

Kal亲王推开门,看到他的丈夫正在跟礼服较劲,不同于历代紫衣贵族们对紫色的嗜爱,他的国王更偏好黑色,礼服只在领口、袖口边缘添了些紫色的装饰纹路。

“姑娘们就在外面,为什么不让她们帮你?”Kal抱着双臂莞尔地欣赏着他家丈夫少见的窘态。

Bruce瞪了他一眼,随后朝他摊开手,"替我更衣。"

Kal走过去接管了那条腰带,Omega的信息素悄然变得腻人,虽然他的国王永远不会亲口承认。

 

亲王在他的Omega用信息素若有似无撩拨他的领口皮肤的时候开口:"陛下想知道我下午去了哪儿吗?"

 

国王用异于平常的低沉声线开口:"那么,你下午有什么奇遇,Kent公爵?"

 

"Alfred带我去了王都半日游,当然,君士坦丁堡可不是半天能逛完,我花了一个下午也只看完了王宫脚底的商铺街。"

 

"你该让我陪你一起。"

 

"可我以为自己永远不会等到你有空的时候,陛下。"Kal替他的丈夫脱下外套,因此错过一个吻。

 

 

他在Bruce疑惑的目光中继续开口:"晚宴的时候,我在回廊上撞见一个仆人偷偷往一杯葡萄酒里吐了一口唾沫。”

 

“你该惩罚他。”Bruce显得兴致缺缺,不再试着挑逗他的Alpha。

 

“对,我当时决定对他做一些适当的处罚。”

 

“你怎么处罚了他?”

 

“你肯定猜不到,Bruce,无论我的决定如何,那都没有成功。因为一位近侍告诉我,我对那位仆人并没有处置权,因为他是被哈维·邓特大公推荐进入王宫的。"

 

温情在对视中消退。

 

“你觉得这件事的问题在哪儿,陛下?”

 

"Kal,如果他让你感到冒犯,我会让Alfred更换。"

 

"不,陛下,这并不是我的目的,我没有想要因为自己让你打破你与你的大臣们之间的平衡。但我猜你应该明白我想说的是什么。”

 

“我不明白。”

 

“那我大概该直白点,陛下,您没意识到您对您名义上的丈夫的信任方面甚至排不到你的御前会议顾问团的任何一名成员之前。”

 

“Kal,并不是那样……”

 

“你甘愿让邓特公爵左右你的朝政,听信他的任何主张,却连赋予你的丈夫处置一个仆人的权利都忘了。”

 

“如果你如此在意,kal,告诉我那个仆人的名字……”

 

“Shhhhh—— 亲爱的,那个仆人不重要。”Kal用手指抵着Bruce的唇。“而你知道重要的是什么。”

 

“没人可以左右国王。”

 

“是的,没人可以左右你,Bruce。”

 

“我并没有……”

 

“并没有把我关在王宫,掐住安纳托尼亚的军事指挥权?然后再把你失去剩余利用价值跟威胁的丈夫丢在一边?”

 

“该死,Kal,我没有把你关在王宫,也没有把你丢在一边。我说了,如果你是因为那位仆人,我可以马上下令让Alfred解雇他。”

 

Kent亲王闭了闭眼,一言不发,转身向门口走去。

 

“你要去哪儿?”

 

“陛下,我想今晚我不适合在这个寝宫安寝。”

 

国王抓着袖口的力量几乎撕碎那块布料,他语气不善地开口:“如果我以国王的身份命令你留下来呢?”

 

“晚安,Bruce。”Kal拉开门,回头看了他一眼。

 

房门静静在他眼前合上,国王跪坐在冰冷的地板上。仿如梦初醒,童话粉碎。

 

***

 

半年前。

 

“安纳托尼亚,Kent公爵请求觐见,殿下。”

 

老国王驾崩之际,唯一留下的王子是个年轻而缺乏经验的Omega,执政大臣摄政,帝国陷入了内部争权。

 

Bruce王子在萨洛尼卡行宫接见了安纳托尼亚总督Kent公爵。

 

那是他们第一次相见。

 

光线穿过城堡的玻璃投射出美丽的光晕,帝国唯一的紫衣贵族站在窗前,被那些光晕笼罩。

 

年轻的公爵远远地行完礼,不再前进一步。

 

“当一位Alpha骑士与一位Omega单独共处一室,那位骑士会如何,阁下?”王子看着窗外问公爵。

 

“他会自刎以保全那位Omega的名声,殿下。”公爵环顾四侧,发现侍从们已经悄然退下,只有他与眼前帝国最尊贵的人。

 

“那么你会怎么做,公爵?”王子终于转身看向公爵,安纳托尼亚的总督,帝国最勇猛的战士,看起来只是一个温和的青年。

 

游吟诗人的赞歌里颂扬他的功绩,歌唱他的勇猛,却从未提到过他是如此年轻俊美。

 

“殿下,我可不是一位骑士,我手中的剑不是为上帝而战,不是为大牧首而战,不听从枢机院的指示。”公爵用坦然到放肆的目光注视着他的王子,“只是为了粉碎土库曼人不该膨胀的野心而战。”

 

王子颠覆了公爵见过的所有Omega给他固化的形象,他并不羸弱,态度比任何一位Alpha更游刃有余,当然,还有不容忽视的他的容貌,像古老诗歌里描述的美男子。

 

王子颜色稍深的蓝眸不动声色地看着他:“如果我直说我需要你的军事援助以及政治支持,你需要什么交换条件,公爵阁下。”

 

阳光瞬间变得刺眼。

 

胆大包天的安纳托尼亚总督轻描淡写地提出了他的条件,“你,陛下,这是我唯一的条件。”

 

半月后,圣索菲亚大教堂彻夜弥撒,教宗在上帝面前为新王戴上王冕,君士坦丁堡被织锦与彩缎装点一新,全城沸腾,演讲与聚会持续了整夜。

 

***

 

帝国新任国王居高临下看着殿下的公爵:"你为何而来,公爵?”

 

“兑现陛下给我的一个承诺。”公爵信步踏上阶梯。

 

“关于?”

 

“一个婚约,陛下。”Kent公爵搂住国王的腰压向自己。

 

"容我提醒,你甚至没有一个体面的求婚,公爵。”

 

呼吸交融,他们望进彼此的眼底。

 

“不然我今天为何而来呢?而且,上次见陛下的时候,您甚至不愿意为我穿上紫色。”

 

“你值得吗,公爵?”

 

“从陛下直到现在还在容忍我的冒犯来看,我认为我值得。而且,我将贪得无厌,得寸进尺。”

 

“你会如何贪得无厌……?”公爵缩短了他们最后的距离。

 

殿外,贵族侍女们一个个红着脸站成两排严守入口,拒绝任何访客入内。

 

***

 

 

夜晚的博思普鲁斯海岸因国王的降临而灯火辉煌,贵族们的游船远看像一盏一盏的星星灯点亮在海面上。

 

“你没必要来。”Bruce终于跟他的丈夫说了今晚第一句话。

 

“夏季丰收日,人们不会愿意看到的他们敬爱的国王形单影只。”Kal枕着一只手臂靠在坐塌上,他享受于把人们的欢声笑语都尽收耳底。

 

宁静被一支插上国王船梗上的箭打破。Kal迅速挡在Bruce面前的手承受住了第二只箭,箭头刺破他的皮肉穿过他的掌心与一朵血花一起印进国王的眼底。

 

卫兵在慌乱的呼叫中护着国王上了岸,刺客如同大海捞针潜进了人群里。

 

“枢机院一半以上的成员都反对帝国参与大公会议,他们认为那是向罗马教皇的妥协,让异教徒玷污他们的信仰,而民众则与僧侣同仇敌忾,这实在不是个公开露面的好时机,对吗,我的陛下?”Kal开口试着疏解一触即发的紧绷气氛,但并不成功,Bruce死死盯着他被箭刺穿的那只手。

 

“医生一会儿就来,也许我可以在这之前先自己做点处理。”Kal面不改色地拧断了箭头,正准备握住箭柄那侧,他的丈夫却抢先他一步握住了箭柄。

 

“忍着点。”Omega冷冷地看着他一眼就把目光移到依旧钳在肉里的断箭上。

 

Kal挑了挑眉,敞开怀抱任Omega跪在自己的双腿之间动作。

 

箭头被取出来时的剧烈疼痛让他差点咬断了牙,他怀疑他的丈夫是故意对他的伤口如此粗暴的。

 

医生在稍后赶到,侍从被国王溅血的脸上阴郁的表情吓了一跳,Kent亲王的头埋在国王的肩上,血顺着他的手指在地上淌成了一滩。

 

宫廷大总管潘尼沃斯先生面无表情地给国王递上了一张洁白的热毛巾,随后吩咐医生尽快给亲王止血。

 

***

 

“睡一会儿。”Kal把他的国王压回床上,后者因为他的伤不敢轻举妄动。

 

Kal看了一眼自己缠满绷带的手,跟战场上受的伤比起来,这实在微不足道,但是,箭头拔出来后流了太多血,刺痛了他丈夫的眼睛。

 

没人能在国王面前展露刀具,王室盛宴的肉食会由后厨一片一片切好再端给贵族们。即使是暗流涌动的宫廷阴谋,也都是潜藏在层层包裹的外衣下,不见血腥。

 

“你要走吗?”Bruce抓着他的手臂看着他,他没忘记他们还在吵架,Kal不愿再与他同榻而眠。

 

亲王当然能看透他丈夫冷淡的面具下的脆弱,Bruce无所畏惧,可他吓坏他的Omega了。

 

他吻了吻国王的眼角,“除非你要赶我出去?”

 

国王一言不发,只是把他没受伤那只手抓得越发用力。

 

“八岁的时候,父王的子女中就只剩我一个了。”他以为对方已经睡着的时候,Bruce在他怀中开口。

 

“从那时开始,王宫对我而言,从一座松散的大监狱变成了一座监管严密的大监狱。我入口的每一份食物都会有人先尝过,Alfred拒绝让我独自下楼梯,必须有他牵着我的手。我必须学着看透人们在我面前戴上的面具,而不是用信任接纳他们。”

 

“可你坚持下来了,Bruce,并且成长得如此强大而优秀。”Kal收紧了搂着自家丈夫的手。

 

“代价是失去了相信别人的能力。”Bruce在他怀中撑起上身,寻找他的目光。

 

“对不起,Bruce。”

 

“为了什么?”

 

“争吵,伤了我的Omega的心,指控他对我缺乏信任。”Kal看着自家Omega漂亮的眼睛,温柔地开口。

 

“我有一个提议,Kent亲王。”

 

“说说看?”

 

“治理一个国家的重担为什么非得压在国王一个人身上?明明他有一位满腹学识,军事跟政治才能卓越的亲王。”

 

“我想你已经有答案了,陛下。”目光微闪,Kent亲王翻身把他的国王压到了身下。“两个人肩负治理国家的重担也有些重了,也许,国王需要有几个孩子,为他分担更多,嗯?”

 

END


番外点我



参考资料:

电影《伊丽莎白》、《绝代艳后》、《年轻的维多利亚》

读物《1453——君士坦丁堡的陷落》

纪录片:《中世纪的生活》

名词释义:

紫衣贵族:紫色是古罗马皇室的专属颜色,皇室称紫衣贵族,皇帝加冕前生的孩子都不能算紫衣贵族。

大牧首:古罗马东正教主教的称呼。

行吟诗人:中世纪后期从法国贵族中流行起来的一类表演家,后来逐渐演变为专职的宫廷表演家。演唱风格以讽刺语调歌唱具有情色成分的英雄故事为主。

游吟诗人:平民阶层出生的一类表演家,表演风格自由,用词通俗易懂,演唱内容多以对战场上详细的血腥杀戮描写为主,社会地位较低。

大公会议:拜占庭帝国约翰八世为促进天主教与东正教的教派统一而促成的会议。

枢机院:天主教最高行政机构。

碎碎念:不确定会不会有生子番外,想写但是没想好写到何种程度。
啃完《君士坦丁堡的陷落》,特激动,别人是写读后感,我是控制不住自己写起了超蝙😂写到一半就发现主世界的性格怎么都无法融入,转而照着白灰的感觉写,老爷更软一点,大超更苏一点。

评论 ( 34 )
热度 ( 185 )

© 阿清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