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清清

目前专注超蝙(cp粉,非单人角色唯粉,不拆不吃all,谢谢!)
漫威因为私人原因可能只会产除盾铁以外的其他铁人cp跟虫绿了。
其他,美苏、米乔、闪鸟
【所有文都放到了随缘居,链接如果失效了,请移步随缘居上搜文名看。】

【超蝙】皇室争端(白灰/ ABO设定 公爵超x国王蝙 中世纪贵族Au)


Summary:国王跟他的丈夫Kent亲王婚前婚后的一些琐事,以及,他们吵了一次架。

正文:

Omega侍女们透过走廊的矮窗偷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他来了,他来了!”

前安纳托尼亚总督,Kent亲王正穿过长廊走向他的寝宫。行吟诗人咏唱的诗歌里全是关于这位前公爵的事迹,与土库曼人作战立下的的赫赫战功,当然剔除了许多血浆崩裂的部分,增加了些关于公爵慷慨而善良的秉性的描述,对领地臣民的爱护,以及解囊为安纳托尼亚兴建的水利灌溉工程,没有Omega能抵抗这位美名远播的Alpha贵族的魅力。

亲王停在了其中一位侍女的面前,他问:“陛下在吗?”

那位女孩低着头小声回答:“他刚回来。”

在亲王转身过后,女孩们聚在一起,低声哄闹成一团。

Kal亲王推开门,看到他的丈夫正在跟礼服较劲,不同于历代紫衣贵族们对紫色的嗜爱,他的国王更偏好黑色,礼服只在领口、袖口边缘添了些紫色的装饰纹路。

“姑娘们就在外面,为什么不让她们帮你?”Kal抱着双臂莞尔地欣赏着他家丈夫少见的窘态。

Bruce瞪了他一眼,随后朝他摊开手,"替我更衣。"

Kal走过去接管了那条腰带,Omega的信息素悄然变得腻人,虽然他的国王永远不会亲口承认。

 

亲王在他的Omega用信息素若有似无撩拨他的领口皮肤的时候开口:"陛下想知道我下午去了哪儿吗?"

 

国王用异于平常的低沉声线开口:"那么,你下午有什么奇遇,Kent公爵?"

 

"Alfred带我去了王都半日游,当然,君士坦丁堡可不是半天能逛完,我花了一个下午也只看完了王宫脚底的商铺街。"

 

"你该让我陪你一起。"

 

"可我以为自己永远不会等到你有空的时候,陛下。"Kal替他的丈夫脱下外套,因此错过一个吻。

 

 

他在Bruce疑惑的目光中继续开口:"晚宴的时候,我在回廊上撞见一个仆人偷偷往一杯葡萄酒里吐了一口唾沫。”

 

“你该惩罚他。”Bruce显得兴致缺缺,不再试着挑逗他的Alpha。

 

“对,我当时决定对他做一些适当的处罚。”

 

“你怎么处罚了他?”

 

“你肯定猜不到,Bruce,无论我的决定如何,那都没有成功。因为一位近侍告诉我,我对那位仆人并没有处置权,因为他是被哈维·邓特大公推荐进入王宫的。"

 

温情在对视中消退。

 

“你觉得这件事的问题在哪儿,陛下?”

 

"Kal,如果他让你感到冒犯,我会让Alfred更换。"

 

"不,陛下,这并不是我的目的,我没有想要因为自己让你打破你与你的大臣们之间的平衡。但我猜你应该明白我想说的是什么。”

 

“我不明白。”

 

“那我大概该直白点,陛下,您没意识到您对您名义上的丈夫的信任方面甚至排不到你的御前会议顾问团的任何一名成员之前。”

 

“Kal,并不是那样……”

 

“你甘愿让邓特公爵左右你的朝政,听信他的任何主张,却连赋予你的丈夫处置一个仆人的权利都忘了。”

 

“如果你如此在意,kal,告诉我那个仆人的名字……”

 

“Shhhhh—— 亲爱的,那个仆人不重要。”Kal用手指抵着Bruce的唇。“而你知道重要的是什么。”

 

“没人可以左右国王。”

 

“是的,没人可以左右你,Bruce。”

 

“我并没有……”

 

“并没有把我关在王宫,掐住安纳托尼亚的军事指挥权?然后再把你失去剩余利用价值跟威胁的丈夫丢在一边?”

 

“该死,Kal,我没有把你关在王宫,也没有把你丢在一边。我说了,如果你是因为那位仆人,我可以马上下令让Alfred解雇他。”

 

Kent亲王闭了闭眼,一言不发,转身向门口走去。

 

“你要去哪儿?”

 

“陛下,我想今晚我不适合在这个寝宫安寝。”

 

国王抓着袖口的力量几乎撕碎那块布料,他语气不善地开口:“如果我以国王的身份命令你留下来呢?”

 

“晚安,Bruce。”Kal拉开门,回头看了他一眼。

 

房门静静在他眼前合上,国王跪坐在冰冷的地板上。仿如梦初醒,童话粉碎。

 

***

 

半年前。

 

“安纳托尼亚,Kent公爵请求觐见,殿下。”

 

老国王驾崩之际,唯一留下的王子是个年轻而缺乏经验的Omega,执政大臣摄政,帝国陷入了内部争权。

 

Bruce王子在萨洛尼卡行宫接见了安纳托尼亚总督Kent公爵。

 

那是他们第一次相见。

 

光线穿过城堡的玻璃投射出美丽的光晕,帝国唯一的紫衣贵族站在窗前,被那些光晕笼罩。

 

年轻的公爵远远地行完礼,不再前进一步。

 

“当一位Alpha骑士与一位Omega单独共处一室,那位骑士会如何,阁下?”王子看着窗外问公爵。

 

“他会自刎以保全那位Omega的名声,殿下。”公爵环顾四侧,发现侍从们已经悄然退下,只有他与眼前帝国最尊贵的人。

 

“那么你会怎么做,公爵?”王子终于转身看向公爵,安纳托尼亚的总督,帝国最勇猛的战士,看起来只是一个温和的青年。

 

游吟诗人的赞歌里颂扬他的功绩,歌唱他的勇猛,却从未提到过他是如此年轻俊美。

 

“殿下,我可不是一位骑士,我手中的剑不是为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