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清清

目前专注超蝙(cp粉,非单人角色唯粉,不拆不吃all,谢谢!)
漫威因为私人原因可能只会产除盾铁以外的其他铁人cp跟虫绿了。
其他,美苏、米乔、闪鸟
【所有文都放到了随缘居,链接如果失效了,请移步随缘居上搜文名看。】

【超蝙】一分为二(03 Kal/Clark X Bruce)

Summary:超人被捣蛋鬼的恶作剧分裂成了Clark跟Kal两个独立个体,而Bruce对此一无所知。

前文:

01    02

以下正文:

03.

 

“以防你忘了,我根本就不擅长照顾人,Clark.”

 

“有Alfred在,他会照顾Bruce的,你只需要去陪着他,Alfred在电话里说了,Bruce发着高烧,还在叫我的名字……”

 

“我可以立刻送你过去,花不了一分钟。”

 

“可我得加班,佩里不会再允许我的假期了,你总不会愿意替我去星球日报?”Clark摇着头,“还是说,你在害怕,Kal?”

 

永远别对超人使用那个词。

 

“昨晚他在追捕鳄鱼人的过程中掉进了河里,回来过后拒绝了我的热水澡建议,在蝙蝠洞里坚持工作了一个小时,今天上午开始有些发热。”Alfred边说边不着痕迹地打量着Kal,他还在介意刚才那声生疏的Mr Pennyworth。

 

“医生来过了吗?”

 

“来过了,而且给他打了一剂退烧针,然后开了些消炎药。那么,我猜我该给你一些私人探病时间,Mr Kent?”

 

“谢谢,Alfred。顺便,请叫我Kal。”

 

那位人类老绅士神色没有一丝变化,“如您所愿,Kal少爷。”

 

Bruce整个脸都在埋在了被子里,只留给他一个黑乎乎的头顶。Kal坐到床边替他拉开被子,让企图把自己闷死的病人整个脸部露了出来。

 

Bruce闭着眼,脸颊泛红,不知道是因为高烧还是被闷的,刚一接触到空气就不安地又往被子里缩了缩。

 

Kal收回手端正地坐在床边不再有多余的动作,直到病人感觉到了什么,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看向他。

 

“Clark……”

 

“Bruce。”他回应。

 

病人疑惑地煽动睫毛,眨了眨眼,随后又因为他们之间疏离的距离而微不可闻地皱了皱眉,“陪我一起躺一会儿。”

 

Kal压住了对方准备掀开被子的手。

 

‘Clark,你的男朋友在邀请我跟他躺在一张床上。’

 

‘那么,你最好那么做,Kal,他是个病人,病人允许适度的任性……’Clark的声音里夹杂着毫不掩饰的憋笑气音。

 

‘感谢你的建议,毫无帮助。’

 

Kal抿了抿嘴,看着Bruce。

 

病人严肃而安静地回视他,眼角因高烧而泛红,眼睛里闪烁着微小的脆弱的水光。

 

这比跟达克赛德的军团作战还要困难得多。

 

‘Kal,没那么困难,就只是抱抱他,他生病了,正在不安。’Clark在他脑海里安慰。

 

久久没有得到回应,病人挣扎着坐了起来。

 

Kal眼疾手快地接住了差点软倒下床的身体,把对方塞回被子里的举措遇到了点困难。

 

Bruce因高烧而乏力的手抓着他的手臂,Kal觉得自己稍微用力就会把他弄坏,他僵着身体不敢动。

 

病人得寸进尺地攀着他的身体爬了起来,半阖着眼睛仰着头凑近他的脸部。他的唇瓣有些不健康的惨白,同时因为缺水而有些干涩,被对方的呼吸烫到的同时,Kal偏过头,两具身体相拥倒在了床上。

 

Bruce满意地缩进他怀里。

 

几秒过后,Kal拉过薄被把他们盖在一起,姿势并不舒服,Alfred把房间里温度调得冷暖适宜,而Bruce浑身热烘烘的,像个暖炉一样趴在他身上,不久后,被子下病人的手上动作开始有些出阁。

 

Kal不动声色地抓住那只不安分的手,“睡一会儿,Bruce,你得给你的身体留点跟病魔抗争的精力。”

 

 

***

‘东西在柜台。’

 

‘什么时候动手?’

 

‘再等一会儿,我喜欢这首歌~’

 

人们在狂欢,跟着节奏随意摆动肢体。

 

Kal讨厌过多的声音交织在一起的喧闹感,但多年的适应,再多的干扰不妨碍他从中辨识出他需要留意的那部分。

 

一只手以一种缓慢暧昧的速度爬上他被肌肉撑得鼓鼓的胸膛,似乎自从Clark喜欢上了同性,身边遇到Gay的几率就变大了,连罪犯也不例外。Kal把那人的另一只手按在了对方的胯骨处,透视让他确定布料下的手枪。男人把这误会成调情,更多地把胯送进他手掌里。

 

稍后男人坐在警车上猜想,也许超人的夜生活也包括穿上普通人的衣服混迹在酒吧。

 

Clark在黎明时分被塌陷进身侧床垫的身体引起的颤动惊醒,闯入者卷走了他一半的被子。

 

“Kal,你回来啦?”两具超人型号的身体让双人床也显得窄小,被挤到床边的Clark迷迷糊糊地问,声音里还带着睡梦中的倦意,“Bruce怎么样了?”

 

“烧已经退了,他睡着了。”

 

***

 

“拉弗利兹由灯侠带回Oa审判,最后还剩一项任务需要解决。”

 

Kal手肘抵在会议桌上,双手交叉撑着下巴。

 

火星人继续宣读任务的内容,那涉及到一起星际侵略。Diana首先表了态,认为正义联盟不应该参与到其他星球之间的纷争中去,联盟还不具备对整个宇宙施以援手的实力,Hal也认为那是属于宇宙守护者绿灯军团的工作。蝙蝠侠一言不发,其他成员都是中立的态度。

 

任务搁置不议。

 

Kal在休息区的过道里与蝙蝠侠相遇。

 

“跟我来。”他推开了自己休息室的门。

 

蝙蝠的脸在面罩下看不清表情,这让Kal的注意力没法不被对方唯一露在外面的双唇吸引,昨晚Bruce的嘴唇是干裂苍白的。

 

“会上你一直没表态,说说你的态度。”那双唇瓣一开一合,Kal稍微把注意力放在对方的问题上。

 

“尚恩刚才提到,那些侵略者服食一种植物制剂,让军队处于失去理智的亢奋狂怒状态,化身战争机器,听起来跟达克赛德的作风差不多。”

 

“所以,你认为我们不该袖手旁观?”

 

“正义联盟的确不该参与进去,也许超人可以做点什么。”

 

“不,也许不只是超人。”他的搭档透过白色的眼罩看着他。

 

Kal皱眉,“你的身体……”

 

“已经痊愈了,不会影响任务。”

 

***

 

大犬座α星系是银河系内位于2878扇区的双星系恒星,50年前,双星中的伴星死亡。埃美娅是大犬座α星系的第三颗行星,这颗星球上的智慧生物有着接近地球人类色泽的皮肤,以及尖利的爪牙跟强壮的体魄,他们跟地球人一样后肢着地直立行走。

 

一个雄性埃美娅星人挡在蝙蝠侠面前,用宇宙通用语说:“这些连利爪都没有的脆弱软体动物是我们的支援?用你制服上的尖耳朵去对抗奥西里亚康维亚的野兽?”

 

Kal向前几步挡在了自家搭档身前,埃美娅人拍下来的爪子落在了他的胸前,让其他埃美娅星人吃惊的是,地球人类纹丝不动,利爪并没有如想象中那般刺穿他的皮肤。

 

这颗星球的统治者女王诺莫在一队埃美娅人的簇拥下从飞行器中走了出来:“请原谅他的失礼,地球来的客人。战争让我的臣民逐渐丧失希望,他们太渴望强有力的后援了。”

 

“我们并没有放在心上,陛下。”蝙蝠侠向前一步,用埃美娅星的礼仪向女王行了个礼。

 

***

 

“我们的恒星在五十年前还是双星相伴而生,但伴星的寿命已经太过漫长到了尽头,死亡前的核聚变让我们星球跟相邻的奥西里亚康维亚星多少都受到了影响,很多物种相继灭亡,另一些则发生了变异。”

 

“几年前,奥西里亚康维亚星人从一种叫做灯心草的变异植物中提取了一种物种,那种物质注射进生物体内能大幅度增强体质,但同时也能控制注视者的情绪,让他们变得易怒嗜血,奥西里亚康维亚的统治者埃希把那种制剂投用到了军队,从此,我们星球的噩梦就开始了。”

 

“你们没有针对那种植物进行研究,制作相应的解药?”

 

“我们前后派了三支小队潜入奥西里亚康维亚,而他们的尸骨都作了灯心草的花肥。”外交官回答。

 

“我很遗憾,但请告诉我们,你们掌握了多少信息?”Kal问。

 

“每种植物发生的变异不尽相同,事实上,我们的勇士带回了一些珍贵的样本,但那种植物凋零得极其迅速,尽管做了保存措施,我们还没有足够的时间跟样本来做研究,除此之外,我们发现埃美娅星球上有一种形似灯心草的野生植物,在我们星球,那是一种肉食性植物,会分泌激素吸引小型动物靠近并猎食。”

 

“我想要一点灯心草的样本,以及一个实验室。”蝙蝠侠说。

 

“没问题,只要是我们能做的。”

 

 

六小时后,Kal推开了女王为他准备的卧室,发现一个脱下面罩的蝙蝠侠已经在里面了。

 

“抱歉,我大概走错房间了,Bat。”Kal愣了一下,准备退出门离开。

 

“等等,Kal,你没走错。”

 

Kal重新走了进去,蝙蝠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他关上了门。

 

穿着蝙蝠侠制服的Bruce在他房里。

 

“Kal,那天晚上,你是什么时候离开的?”Bruce倒是没什么不自在,他边说边解开万能腰带。

 

Kal觉得自己又有些分心了,随后他反应过来,Bruce是在问他生病的那天晚上。

 

“天亮之前,你退烧后我就离开了。”他回答。

 

“Alfred很遗憾你没有留下吃早餐。”

 

“Clark那天早上还有工作。”

 

Bruce已经解开了制服上身的部分,他不再纠结于那个问题,“要一起洗吗?”

 

“……”

 

一个共浴邀请。

——TBC——

评论 ( 7 )
热度 ( 141 )

© 阿清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