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清清

目前专注超蝙(cp粉,非单人角色唯粉,不拆不吃all,谢谢!)
漫威因为私人原因可能只会产除盾铁以外的其他铁人cp跟虫绿了。
其他,美苏、米乔、闪鸟
【所有文都放到了随缘居,链接如果失效了,请移步随缘居上搜文名看。】

【超蝙】谁动了这只蝙蝠侠(下 END 小甜饼)

Summary:谁动了Clark的蝙蝠侠,虽然硬件配置亲测没变,但软件好像不是原版。

前文:

以下正文:

Bruce看着镜子里熟悉又陌生的自己的脸,他年轻的人生里还从没有机会考虑过‘自己会属于谁’这个问题,无论是蝙蝠侠还是Brucie都属于哥谭。

而他却将在十几年后跟一个男人结婚,这种被剧透人生的感觉其实……嗯,至少外星人先生从外表来看无可挑剔。

Alfred告诉他礼服已经放在了床上,当然,前者实际上并不赞同以他现在的状态参与社交。当Brucie宝贝端着酒杯站在觥筹交错的酒会上,蝙蝠侠认为老管家是对的。调情都是Brucie先起的头,谁都知道哥谭宝贝婚后与丈夫如胶似漆,美人们望而却步,而换了灵魂的年轻的Brucie一进入这里就忘了自己已婚的身份,何况他根本就没有过已婚男人的自觉。

他喝了点酒,温香软玉在怀,前所未有地投入到扮演哥谭宝贝的角色,熟悉且得心应手。深夜,兰博基尼停在了车库,拥有一头海藻般漂亮长发的美人圈着他的脖子缠绵地轻吻着他,在感受到气氛变动的同时,蝙蝠侠抢回了理智支配权,外星人先生站在电梯门口静静的看着他。

漂亮的蓝眼睛里就像晴空被闪电划破,水雾氤氲,空气瞬间感染了湿润。

该死!Bruce推开怀中女人的身体追了出去。

他未来的丈夫在客厅停了下来,客厅只亮着暖黄色的台灯,双人沙发上有一条半掀开的毛巾被跟一本翻开的书,不难推断出他的丈夫躺在上面边看书边等他回来,听到车库引擎熄灭的声音,掀开薄被迫不及待赶下去的样子。

胸膛里酥酥痒痒的,像是有什么更剧烈的东西要炸开,Bruce张着嘴发不出一个音,他的丈夫缩短了他们之间的距离,靠近他。

他发现外星人先生比他还矮一点,手指攀上他的脸颊,他的体温跟地球人差不多。

Bruce眨了眨眼,发现自己被推到了沙发上,外星人先生居高临下,一条腿半跪在他的双腿之间靠了过来。

Clark会说眼前的人很好懂,而更年长的他的丈夫的想法却从来都讳莫如深。色泽略深的蓝眼睛深处闪烁了细小的光芒,像是害怕,像是好奇,无论如何,他没在其中看到哪怕一丝类似抵触的情绪。

他抬起男人的下巴,凑近,含着那张熟悉的唇轻吮了一下,略微分开仔细观察着他的眼睛,像是确认,随后用一种更激烈的方式再次靠近,舌头舔过对方唇瓣上残留的湿气留下自己的味道,手顺着已经凌乱不堪的领口解开扣子,剥出里面漂亮的线条流畅的身体。

Bruce不明白为什么被一个男人吻起来的感觉会如此好,外星人先生的吻技并不算是顶级,可他发现自己在主动挺身送上自己的唇。胸前被微凉的空气撩拨得一阵战栗,男人的唇转移了位置,沿着他的颈线细吻,Bruce仰着头,手指插进那头黑发胡乱揉弄,被吻得红肿的唇微张着努力把空气补充进肺里。

***

Bruce闭着眼缓慢地翻了个身,手自然而然地搭向旁边,却没有搭上温热的肉体而是落在了微凉的床单上,他几乎立刻失了睡意睁开眼睛,床上只有他一个人,身体上已经不陌生的酸软跟后面某个地方的不适告诉他昨晚不是他的臆想。昨晚,外星人先生的确有亲吻着他的额角用温柔得不像话的语调安抚他,下身却毫不留情一次一次打开他。

Bruce花了几秒把自己的脸埋进床单里,随后自暴自弃地坐了起来,穿上睡袍起床下楼。

Alfred对他的早起表现出了适当的惊讶。Bruce漫不经心地游移着视线企图捕捉到某个人的身影,并没发现自己随手端起了最讨厌的牛奶喝得格外专心。

“Clark少爷一早就离开去大都会了,他今天在星球日报还有点工作需要完成。”Alfred莫名其妙地向他汇报了某人的行踪,可不是他主动问起的,Bruce舔了舔嘴唇上留下的牛奶泡,不会承认自己的情绪微妙地得到了安抚。

***

Bruce站在导航显示的他的丈夫在大都会的公寓外,来之前他入侵了星球日报的监控,确定对方已经回家了。

可他现在脑海里一片空白,敲开门后该说什么?

你有一周没回家了,Alfred天天在我耳边念,都快烦死我了。

听Alfred说我的产业已经扩张到了大都会了,正好我想视察一下,你有兴趣陪我吗?

Bruce烦躁地揉乱了Alfred给他打理得一丝不苟的发型,蠢透了,更蠢的是他还没来得及敲开的门就在此时,在他眼前打开。

男人的眼神中蕴含着惊喜以及更多的温柔,Bruce的手指还僵硬地插在自己的头发里,男人在屋内把他从屋外搂了进去。

Bruce压着心底猫抓一样的酥痒,视线四处游移,避免跟对方撞上,小公寓里满满都是他自己的痕迹,他爱穿的牌子的西装跟另一个人的格子衫搭在一起,黑窗帘跟红茶绝对是他的选择,两个红茶杯,男人递给他那杯印着超人的标志,他自己喝那杯印着蝙蝠侠的标志。

男人的目光没有一刻从他身上离开,胶着的视线里像是有小钩子,用最温和的力道挠过它划过的每一寸皮肤。

“刚刚Alfred打了电话过来,说是你偷跑出来了,让我留意一下你的行踪。”Clark试探性地开口。

Bruce选择了准备好的其中一个开场白:“你有一周没回去了,Alfred很想念你,每天都在我耳边念。”

“可我在离开那天让他转告你,这周的任务有点重,我得加一周班,明天就回去了。”

“……”

好吧,Alfred可没提过这个,事到如今,他们都知道问题出在哪了。Bruce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在逐渐升温变得滚烫,真是傻透了。

他在男人笑着靠过来的时候,选择主动撞上去把对方转而压回沙发上,啃上对方的唇瓣。

去他的孤独终老的人生,他会在四十岁的时候跟一个外星男人结婚,而那个男人还爱惨了他,管他呢,反正Bruce Wayne的人生从八岁起就从不缺乏超现实的经历。

-END-

碎碎念:这只蝙就是蓝甲虫跟老爷在时空交错的时候看到的那只年轻的又逗又可爱的中二病蝙。(指路,B站JLA 109  av号:9303690)

如果还有番外,大概是四十岁灵魂二十六岁身体的老爷跟嫩超的故事,还没有脑洞啊…

评论 ( 18 )
热度 ( 166 )

© 阿清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