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清清

目前专注超蝙(cp粉,非单人角色唯粉,不拆不吃all,谢谢!)
漫威因为私人原因可能只会产除盾铁以外的其他铁人cp跟虫绿了。
其他,美苏、米乔、闪鸟
【所有文都放到了随缘居,链接如果失效了,请移步随缘居上搜文名看。】

【超蝙】一分为二(05 Kal/Clark X Bruce)

Summary:超人被捣蛋鬼的恶作剧分裂成了Clark跟Kal两个独立个体,而Bruce对此一无所知。

 

前文:

01    02    03   04

以下正文:

05.

“这张是康维亚的变异灯芯草解剖结构图,第二张是埃美娅的研究员提供的他们星球上类灯芯草植物的解剖结构图,看出区别了吗?”Bruce操纵着仪器投射出两张悬浮投影。

“看起来康维亚的灯芯草细胞结构更紧密,密度几乎是后者的两倍。”Kal托着下巴,凑近分别看了看两张图。

“这就是问题的所在,直到我对半腐烂的灯心草残体也做了一次解剖切片。”Bruce关掉了前两张图的成像,展示了第三张图。

Kal看了看那张图又抬头跟自家搭档有了一次视线交汇,直到接收到对方鼓励他说出来的暗示,“这看起来跟第一张灯心草的解剖结构完全不同,非要说的话,这甚至不像一种植物组织解剖图,它们没有植物细胞结构应有的特征,但边缘又能看到一些纤维的残体,我猜是细胞壁被破坏后留下的。”

“的确,它们不是灯心草的组织。康维亚的灯心草比埃美娅的亲缘植物有更紧密的细胞结构,这张半腐烂残体的解剖切片剩下的并不是半分解的组织,它们是一种微型生物的休眠体。”

“你是说寄生?”

“更确切地说是共生。它的遗传物质的确也改变了,但我猜测这是为了让这种微型生物更好地适应它的体内环境,一开始我把它们设想成地球的种微生物,类似于真菌,但后来我发现他们的结构比真菌可精细复杂多了,能拟态成灯心草细胞结构,共生在这种植物体内,这就是为什么康维亚的灯心草解剖结构细胞是埃美娅亲缘植物的两倍。”

“所以当它们感觉到生存条件的改变,出于生存本能,会恢复原始形态迅速吞噬原有的灯心草细胞,为陷入休眠贮存足够的营养,也是致使植株腐烂速度加快的元凶?”

“是这样没错,我猜想,它们对于生存条件的要求极高。康维亚人给军队注射的并不是什么植物制剂,而是这种生物的活体,至于它们在康维亚人体内作用的机制,我还需要一些样本数据的支持。”

“正好我们现在有一些现成的康维亚军方战俘。”

“很好,我先整理一下数据,准备下一阶段。”Bruce揉了揉眉心,随后打开终端的开关,一只手压上了他的手背,他抬头询问地看向Kal平静的蓝眼睛。

“你该休息一会儿。”Kal看着他泛红的眼眶开口。

“我以为我们该尽快拟订计划,去一趟康维亚。”

“不是我们,是我,B。根据上一次埃美娅特派小队传回的消息,康维亚人在他们的行政中心漫城建立了一个军事实验基地,他们在那里进行人体实验。”氪星人环着手臂飘到空中,通常独处时他不会在联盟的同伴面前这么做,除非……

Kal停在实验室的门口:“女王会派一个小队协助我前往,而你会留在这儿,直到我回来。”

合金门在他眼前合上,把Kal跟他隔开。

***

α大犬座星系的第四颗行星,奥西里亚康维亚与天狼星的距离要远于埃美娅,温度跟星球表面的气体成分与埃美娅有细微的差别,在战争开始之前,两个星球文明之间已经有上百年的交流史,长期通婚带来的基因交流让康维亚人在外表上与埃美娅相差不大。

虫洞的另一端连接在康维亚一个人迹罕至的旷野。

Kal浑身包裹在一件黑色的斗篷里,脸藏在宽大的阔沿帽下。

“穿过这一片草原,我们会到达漫城,最近的军事指挥中心就设在城镇的地下。”说话的是格里奥列,他是本次行动的指挥官,小队另外包括两名埃美娅士兵,“我们需要潜入他们的指挥中心,从里面入侵他们的情报数据库。”

康维亚人的城市像是巨大的无机金属材质连接起来的巨型共生体,建筑物外雕琢着精细的纹理,是这颗星球众多文明中最古老的一支留下的文字,他们是尊重传统的种族,从不抛弃进化史中存在过的具有价值的产物。

康维亚星绕天狼星的公转轨道内距离这颗恒星最远的时候,这座小城会迎来康维亚年份里最寒冷的季节,每到这个季节,整座城市跟它的名字一样白雪漫城。

厚重的织物包裹住了他们锋利的爪子跟千奇百怪的肤色,让他们看起来与地球人无异。

‘行政中心的顶端有一座钟,每个宇宙时会报时一次,守卫们会在报时后的几分钟内换班,而我们得趁这段时间顶替换下去的守卫的身份。’

‘聚在一起会让我们目标变大,容易暴露,我们得分散开,联络器保持通畅。’

类似于两块纯净的硅质矿物相扣的声音响了九下。

一个身形娇小的康维亚雌性擦身而过的时候撞了一下这个一动不动浑身包括在黑色服饰下的怪人。

士兵活动了一下酸软的肢体搭了一句同伴关于雌性的有色笑话,他还太年轻,没有固定交往的雌性,但他相信不久的将来他会遇到那个能他用生命守护的伴侣。

当权者大部分主战,更年长强壮的雄性都被征用进了军队去了战区,战功让挣扎在底层的年轻雄性有了建功立业的可能,身份低微的雄性大多选择参军,而他父母却不愿让他那么做,他们是少数的主和派,相信邻近的埃美娅星球上是与他们流着相同血液的生命。

到达休息室经过的漫长回廊上,他闻到了一股陌生的味道,像是极淡的乳制品混合了果实的甜香,他曾幻想过会在他未来的雌性身上闻到的味道。

Kal接住了康维亚士兵瘫软的身体,把他拖进了身后的杂物间。街上与相撞的那位雌性在他身上留下了点味道,让他差点暴露,这是康维亚人的一种浪漫的小仪式,在欣赏的异性身上留下自己的气味信息,Kal把散发着淡淡气味的黑色斗篷盖在了面前被他扒光的雄性身上。

‘顺利进入。’格里奥列的声音在通讯器另一头响起。

面部模拟器能在一定距离内发挥作用,Kal拉低军帽,低着头避免与过往的康维亚士兵目光接触。

‘中控中心在地下8层,该死,我暴露了。’

身侧来往的脚步声变得凌乱,Kal加快了脚步,他可不打算就此撤退。

制服上有着特殊花纹的军官匆匆而来,Kal绕过前面的两个士兵掳走了那位军官。

那是位皮肤淡得几乎透明的康维亚雄性,以地球人的审美而言,也称得上英俊,尽管咽喉握在陌生异族的手里,却毫无惧色。

闯入者扯下军帽,露出一头黑色的头发,瞳孔里泛着红光用宇宙通用语对他开口:“资料室怎么进?”

“你是谁?”

“这是现在最无关紧要的问题。”康维亚军官发现他的身体悬浮在空中且在上升,闯入者依旧紧握着他的咽喉。“如果我放开另一只手……”

一股窒息的恐惧掌控了康维亚人的身体。

“尽头那扇门,扫……扫描我的基因序列……”

‘密码核对完成,允许进入。’

门后像是进入了另一个维度,花海,白色的小花铺满了所有可视平面。

“你们在灯芯草的生长点建立了军事基地。”

康维亚人剧烈咳嗽着逃出隔离门:“祝你好运,外族人。”

小灌木形状的植物像有了生命的捕猎者,花心像安装了精密红外探测仪似的转向闯入者的方向。Kal抬脚躲过了一只缠上他小腿的枝条,丝毫未觉铺天盖地的藤蔓在他身后呈蛛网状张开……

***

“告诉我,他去哪儿了?”浑身包裹在黑色制服下的地球人冷冷地问,目光藏在白色的目镜下,被询问的埃美娅军官如芒在背,头皮发麻。

另一位地球人让特种士兵训练系统过载的可怕实力让“地球人”这种群体在他们心底留下了深厚的恐怖印象,同时女王命令他必须优待这位尊贵的客人。

“超人接受了女王陛下的秘密任务委派,作为第三批特派小队潜入奥西里亚康维亚获……”埃美娅人战战兢兢地开口。

“最快到达康维亚的方式是什么?”地球人淡淡地问。

“即使您知道了也于事无补,您的同伴在去之前已经签下了生死协议,没有支援,没有接应,如果他们不能自己赶回来就永远不会回来了,就跟前两支特派小队的命运一样……”

“传送通道,还是飞船?”地球人打断了他的话,继续问。

“是传送装置,最后一个连接在康维亚的虫洞……”

“带我过去。”

“可是……”

“带我过去。”那位地球人重复。

几乎是在虫洞通道连接的同一时刻,两个身影从另一头跌了出来。

“格里奥列长官?”埃美娅人认出了其中一位他的同胞,尽管对方狼狈不堪,皮肤上交织着恐怖的伤痕,一些还在血流不止。

“Kal?”Bruce接住了超人无力站立的身体,红蓝制服破烂得不太能看出原貌。

“我回来了,B。你的猜想没错,那些灯心草是共生体,而我毁了它们的主根系,康维亚人再也不能大规模地利用它们……”Kal抓着他的手臂,有气无力地说出了关键的情报。

Bruce任对方整个依靠着自己得以站立,发抖的手指在Kal背后握紧,他得带Kal去实验室,那里有光谱模拟照射仪。

***

漫长的黑暗,仿佛永远也迎不来曙光。捕猎者慢条斯理地等着他精疲力尽,放弃无谓的希望。

蠢蠢欲动的触须在他每一寸皮肤上寻找着破绽,近在咫尺的猎物让它们垂涎三尺,钢铁之躯让这僵持的过程变得漫长,随着与黄太阳光线隔离时间的拉长,他会逐渐虚弱,捕食者的分泌液早晚会腐蚀他的皮肤,吸干他的机体作为养分。

死亡临近,意味着不再能感知触手可及的一切,美好或者痛苦,幸福或是悲伤都会远去,只有无尽的虚无与麻木……再也没有机会把心底的渴望拥入怀中。

Kal眯着眼适应着强烈的光线,他躺在女王为他们准备的休息室的床上,黄太阳光谱的安抚让他像是融化在温泉水的包裹下,流失的精力正在回归他的身体。

蝙蝠侠不安地卷缩在遮光设计的椅子里,支着头呼吸平缓。

Kal一点也不想打搅这个场景,他偏过头让视野定格在对方身上。

Bruce的嘴唇有些干裂,随着细小的呼吸而微微开合,当视线移向面罩上的两只尖耳朵的时候,Kal目光里带着他自己都未察觉的温柔。

非要把这个形象带入恐惧的化身的话,只会是在童话里,超人会在心里偷偷承认,这实际上有些可爱。

***

灯心草变异体内寄居的微型生物在康维亚人体内的生存状况并不良好,存活的周期短暂,需要频繁注射补充。而随着注射次数的增多,那些微生物体在康维亚人体内存活的时间变得越来越长,它们在改造宿主的机体,以便更适合它们生存,这个改变包括基因层面,总有一天,它们会像最烈性的传染病毒一样蔓延整个康维亚星球。

Bruce把那份研究报告交给了埃美娅的女王,由对方决定如何利用,毕竟奥西里亚康维亚星上变异灯心草共生体的主根系已经被Kal破坏,那些微型生物已经没有了合适的宿主,失去了大规模繁殖的条件。

剩下的属于两个星球之间的战争就不是超人跟蝙蝠侠能参与的部分了。

女王为他们举行了小规模的欢送会。恢复得差不多的格里奥列拍着Kal的肩膀宣布他已经彻底获得了他的友谊。

他们在返回地球的飞船上。

艾雅是Hal的宝贝,作为一艘宇宙飞船,她的AI对于人类而言智能得有些过头了,除了没有实体,她就像一个拥有更单纯性格的女性Alfred,正如此刻,Kal认为一个人工智能在尝试为他出谋划策。

“人类这种生气的情绪,一般会持续多久,Mr El?”

“因人而异,因情况而异,这很复杂,艾雅。”Kal插不上手,艾雅能独自操作机械手完成冲一杯咖啡的所有步骤。

“Hal说过,你们人类的思维方式有时候会把简单的问题弄得复杂,是这样吗,Mr El?”

联盟主席严肃地皱了皱眉,停顿了一下,表示:“这个问题我可不能代表全人类回答,我只是个氪星人。”

“为什么不试试主动交流,也许沟通会让你们的问题变得简单。巧克力,牛奶还是方糖,先生?”

“不是所有问题都适合用沟通来解决,人类还需要保有自己的隐私跟秘密,女士。顺便,炼乳双份,谢谢。”足尖降落在地板上,主席先生伸手端起那杯热腾腾的咖啡。

蝙蝠侠坐在驾驶座上摆弄着仪器,飞船开启了自动驾驶模式,并不需要手动操作。

沉默以及滋长的烦躁连AI都无法忽视,蝙蝠侠并没有选择隐藏这些情绪,他在等他开口。

Kal放任自己忽视那些暗示,Clark才是更擅长安抚的那个,而且某些事情让Clark来做会更适合,尽管胸膛里蔓延的一些细小的莫名焦灼让他内心并不比现在的蝙蝠侠平静。

“来杯咖啡,B。”

机体剧烈波动,身体先于思维接住了向自己扑来的另一具身体,杯子在地上转了半个圈证明了它的韧性,洒了一地的咖啡一滴也没溅到他们身上。

“抱歉,先生们,一点陨石乱流。”无机质的女声平静无波地道歉,主席先生低头正对上怀中人白色的护目镜,手僵硬地离开那一块精壮的富有弹性的腰身,他不得不怀疑这是AI 小姐有意耍的小伎俩。

蝙蝠侠显然没有主动解决他们尴尬困境的意思,主席先生思考着,或许他可以稍微飘起来一点,放轻动作,不着痕迹把对方放回工作椅上。可他没料到自己刚有动作,对方也有了动作,他抬了抬手,一只包裹在黑手套里的蝙蝠爪就按着那只手腕把它推回了原位,他的搭档歪着头,大概是透过目镜把目光固定在了他脸上。

“你是不是欠我一个解释,Kal?”他最终说了出来。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118 )

© 阿清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