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清清

目前专注超蝙(cp粉,非单人角色唯粉,不拆不吃all,谢谢!)
漫威因为私人原因可能只会产除盾铁以外的其他铁人cp跟虫绿了。
其他,美苏、米乔、闪鸟
【所有文都放到了随缘居,链接如果失效了,请移步随缘居上搜文名看。】

【超蝙】一分为二(06 Kal/Clark X Bruce)

Summary:超人被捣蛋鬼的恶作剧分裂成了Clark跟Kal两个独立个体,而Bruce对此一无所知。

 

前文:

01    02    03   04   05

以下正文:

06.

“你是不是欠我一个解释,Kal?”他最终说了出来。

主席先生选择了一个比较狡猾的反问:“关于哪一部分?”

“别装傻。”蝙蝠侠可不吃他这套,“我们又回到了初见那会儿,互不信任,各自为政,难道这只是我的错觉,Kal?”

他垂下被对方限制那只手,理智让他能说出口的每个答案都只能把他们推得更远,而不是解决问题,如果Bruce坚持要一个理由,他会给他,“格里奥列为了他的星球而战,我为了使命而战,但你不同,B。”

“你有你的哥谭,Alfred,甚至地球,每一个都是你必须活着回去的理由。”

这实际上是贴近他心中真相的那一个,半真半假的谎言更容易令人信服。

Clark用那双几乎要看透人心的清澈蓝眼睛凑近他,“我不关心你是怎么搪塞Bruce的,我只想知道你真正的想法,Kal。”

Kal深色平静地用食指抵着Clark的额头把他推开了点距离,“你该关心的不是我,是你的男朋友,Clark。需要我送你去哥谭吗?”

“我能感觉到你在搪塞我了。”Clark扁了扁嘴,他点了点联盟主席的胸膛,“那个外星矿物质不管用了吗?我到现在都听不到这里的想法。”

“那是赛洛克人送的东西,一种魔法陨石,一般而言,魔法师的东西都是有时效性的。”

“好吧。那你可能需要帮我把耳垂上的东西取出来,虽然我看不见它,却不能不在意它。”

青年乖巧地把耳朵凑了过来,当他的手指碰到软绵的耳垂,Clark怕痒似的躲了躲,他是如此全然地信任着他。

***

老管家打开大门,不出意外看到有些紧张的大都会年轻人,对方带着细小的微笑,有些哀求地看着他。

Alfred清了清嗓子,故意对着里面拔高了声音:“很抱歉,Clark少爷,Bruce少爷让我转告你,他不在。”

“没在帮忙,Alfred!”几秒过后,Bruce气急败坏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老管家与小记者相顾,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Bruce坐在沙发上,环着双手,用盯着宿世仇人的目光盯着电视屏幕。

Clark确认了好几次,直到确信屏幕上真的只是位名不见经传的播报早间新闻的主播而已。

小记者抿着嘴,目不斜视,不着痕迹坐到了哥谭王子的旁边,贴着对方的身体。

“Mr Kent,你的位置可有些越矩了,Wayne家什么时候狭窄到客人必须挤着主人坐了?”

小记者委屈地把自己挪到了旁边的沙发,表情活像不被主人疼爱的小狗狗。

鉴于主席先生昨天还在驾驶舱里一本正经地跟他画地为牢,分清公私,Bruce真痛恨自己不合时宜的心软。

一个眼神过去,小记者落寞的表情瞬间点亮,眼巴巴地再次贴了过来。

“我很想你,Bruce。”小记者的手从沙发上溜了过去,偷偷环住他家男朋友的腰,没有遭到抵抗,得寸进尺地把恋人的脸蛋移向自己,看进那双被浓浓思绪笼罩的漂亮眼睛,Clark近到鼻尖贴着自家男朋友的鼻尖,轻柔地蹭了蹭。

“我真弄不懂你……”Bruce垂下睫毛,躲开与那双比天空还纯净的眼睛的对视。

“对我来说可简单多了,只有一个问题,你爱我吗,Bruce?”耶稣在上,小记者大概永远也学不会委婉。

除了Alfred,没有谁比Clark更擅长读懂他。青年弯着唇,微微偏过头,让他们的鼻尖错开,唇瓣相贴。

*****

Kal飘在空中,女人歇斯底里地在他怀中挣扎。

他可以拯救她的生命一次,两次……无数次。可当她自己放弃了生存的念头,他的作为无足轻重。如果Clark在,他会知道怎么去安慰她。

他听到自己冷静的声音在说:“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放任自己服从软弱。”

女人啜泣着安静了一会儿,“人类可没有你那样强大到足够让自己随心所欲的能力,超人。他们总会遇到无法战胜的困境,被击倒,一蹶不振。你每次在做这些的时候是把我们这样的人当笑话看吗?还是只是当做你功勋簿上不值一提的一笔?”

她双目赤红,目光里的愤恨与绝望足以灼伤超人。

“离我远点,你这欺世盗名的外星骗子!”

瞧,她根本伤不了他,她的拳头甚至不如她的语言伤人,Kal平静地任对方拍打着他的胸口发泄,直到她精疲力尽,泣不成声。

他干涩地开口:“我很抱歉……”

***

傍晚,Kal回了一趟孤独堡垒,小氪兴奋地绕着他飞。

Kent农场养出的习惯,孤独堡垒里饲养着各种星际濒临绝种的生物,他不在的时候,机器人会把它们照顾得很好,‘天狗’需要定期投喂黄太阳反应堆,这是Kal喜欢自己来做的事。

小氪摇着尾巴跟着他忙里忙外。给堡垒所有的机器人校准了一遍系统,氪星狗狗挨着他,坐在堡垒上空的冰川上看极光。

小氪的飞船刚到地球那会儿,Clark可宠它了,他总爱带着它去月球上玩接飞碟,月球上荒无人烟,不必担心必须小心翼翼而不能尽兴,Kal总觉得那傻透了,却从不阻止他们玩到筋疲力尽。

Kal揉了揉小氪柔软的皮毛,小狗狗安慰性地蹭了蹭他的手,突然间,它耳朵边冒出两根硬质的角,白毛变成了棕底白斑的皮毛。

Kal摘下自己头上冒出来的红色小丑帽扔了出去,“Mr Mxyzptlk?”

穿着紫色小礼服的豆丁小人凭空冒出坐在他的肩膀上,“好久不见,小超,脱离人类的感觉怎么样,真不敢相信你直到现在还没解开这个魔法也没崩溃,不得不说这可比我预计的时间要长多了……”捣蛋鬼搔了搔被他变成麋鹿的小氪的鼻子,被后者嫌弃地用鹿角撞了一下。

Kal解开身上毛绒绒的圣诞老人服装,向孤独堡垒里飞了过去。

“嘿,别走啊,小超,我讨厌别人无视我!”

Kal在操作台上捣鼓,豆丁小人兴奋地飘到他身边:“我想到一个新游戏,别管那个了,陪我玩~”

“抱歉,Mr Mxyzptlk,我忙得要命,有一个机器人需要校准,它的代码出了点问题。”

“好吧,我来帮你完成这个,然后你得听我的!”豆丁小人边宣布边挤开他,手指在键盘上点了几个按键。

几秒后,捣蛋鬼先生凭空消失,经历从犬类变成麋鹿物种转换的小氪重新恢复了白色拉布拉多犬的样子,惊魂未定地缩到了它家主人的怀里寻求安慰。

堡垒的显示屏上显示着几个字母:KLTPZYXM

Kal抱着自家小狗狗平静地挑了挑眉:“好吧,今晚允许你去大都会,如果Clark要赶你走,就另当别论了。”

——TBC——

碎碎念:捣蛋鬼先生跟酥皮的游戏规则,如果酥皮以任何形式倒着拼写出他的名字,他就在酥皮面前消失三个月,嗯,每三个月见一次偶像的迷弟。

我都要被自己的磨叽给逼疯了。

评论 ( 2 )
热度 ( 96 )

© 阿清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