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清清

目前专注超蝙(cp粉,非单人角色唯粉,不拆不吃all,谢谢!)
漫威因为私人原因可能只会产除盾铁以外的其他铁人cp跟虫绿了。
其他,美苏、米乔、闪鸟
【所有文都放到了随缘居,链接如果失效了,请移步随缘居上搜文名看。】

【超蝙】一分为二(08 Kal/Clark X Bruce)

Summary:超人被捣蛋鬼的恶作剧分裂成了Clark跟Kal两个独立个体,而Bruce对此一无所知。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以下正文:

08.

有一个人的心跳声,Kal不会认错,就像蝙蝠侠本人一样,沉稳而迷人,也不会再有人如此高调,把私人直升机降落在Kansas名不见经传的小镇的一个农场。

Kal坐在在谷仓阁楼的窗桓上,听着Clark的心跳跟另一个人重合。

Martha跟Jonathan相继赶了出去。

守在他脚边的小氪直起上半身,竖起了一边耳朵。

Clark在大叫着他的名字,如果现在还不明白对方做了什么……

望远镜在他手中折断,Kal垂下视线与小氪交换了一个对视。

“叛徒。”他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

氪星狗狗委屈地缩了缩头,呜咽着叫了一声,在他的身体离开地面的同时,小氪却坚定地咬住了他的裤脚。

Martha跟Jonathan并不知道Clark跟Bruce的恋情,但他们却知道那个男人是Clark最看重的朋友。

Clark在阁楼上找到Kal,对方枕着双臂透过落地窗看着天空,小氪尽职地守在他身边。

“我很抱歉,Kal。”

“你没必要为了信任自己的男朋友超过我而道歉,Clark。”

“Kal!”Clark的声音有些失控地拔高,“打从一开始我就告诉过你,你不能把不记得当借口,假装Bruce的一切与你无关,我爱他信任他正如我信任你一样,而你就是我。”

“不,Clark。”Kal摇了摇头,起身把目光落到Clark身上,他摘下了那副即使他戴上也不会让他跟Clark混淆的黑框眼镜,“你看,我们完全不同。”

小记者的清澈的蓝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水雾,“Kal……”

“别误会,Clark,你很好,不需要与我对比。”氪星人的脚脱离了地面的支撑,漂浮在空中。

“妈妈做了苹果派作为饭后点心,她让我务必找到你……”Clark张了张嘴,最终开口。

“请转告她,我晚餐吃得很饱,不准备再吃了。”

Bruce被安排在最大的那间客房,Kal选择阁楼的吊床作为自己睡觉的地方,小氪委屈地跟着Clark回到了他的房间。

盛夏的麦田的香气占满了Kal的鼻息,这一夜注定不宁静。

另一个人的脚步不急不缓地踏上木质的楼梯。

Bruce穿着Martha为他准备的短袖T恤跟短裤,平平无奇的装扮并不折损他的英俊。

他看起来并没对此表现出多吃惊。

“别把一切都怪在Clark头上,在他决定告诉我事实之前,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一无所知?”

“破绽太多了,让我想想,在我们去埃美娅的时间里,星球日报的几篇报道上却署着Clark Kent的名字。以及,我可从来没想过能在氪星人身上留下吻痕,顺便,Clark从来都没在我面前掩饰过他呼吸跟嗜睡。我从不把99%称之为肯定,Clark只是为我添上了最后的1%。”Bruce停在几米外,平静地看着他。

除了虫鸣,小镇的夜晚宁静得让人不安,与白天温差极大,风吹得屋顶作响,像是在昼夜交替之间从夏天直接跳到了冬季。

氪星人的天赋让他没法忽视一些显而易见的事实,温度在从Bruce身上流失。

“你该回屋去,Martha跟Jonathan可不会愿意看到你感冒了,他们会以为自己照顾不周。”

话音刚落,Bruce配合地打了个喷嚏,一条沾着氪星人体温的绒毯瞬间裹住了他的身体。

“该死,我记得你刚感冒好没多久,身体里理应存在着足够多的抗体……”Kal抱着对方从窗口翻进了二楼的房间。

Bruce发现自己被放到床上裹成了一个茧。

Kal确认了窗户被关得不会再透一丝风过后,向门口走去。

“你不跟我一起吗?”Bruce吸了吸鼻子,目光跟着黑暗中那个身影。

“晚安。”Kal拧开门把手走了出去。

***

苜蓿已经长到了成人膝盖的高度,还没开出紫色的小花,但作为饲料,蛋白质、水分跟纤维的含量分布刚好,鲜嫩多汁,硬度低,Jonathan在地里调试着收割机,Kal抱着一捆刚收割的苜蓿草放到奶牛的饲喂槽里。

Bruce在睡衣外面套了一件厚外套,边下楼边跟Matha打招呼,他眯着眼在手背后浅浅地打了个哈欠,眼角水光潋滟。

Martha把一杯热好的不久前挤出的新鲜牛奶递给他,挑剔的公子哥不着痕迹地撅了撅嘴,却无法拒绝Matha。

Matha煎了培根吐司、火腿跟煎蛋以及Clark喜欢的三明治,华夫饼的香味从烤箱里溢了出来。

Clark是最后一个起床的,小记者黑色的卷发四处乱翘,迷迷糊糊地揉着眼角走下楼梯。

小氪可怜兮兮地绕着Kal打转,后者揉了揉它头顶的毛毛,并在Matha准备把一根火腿投喂给它的时候,严肃地表示氪星狗狗最近正在控制体重。

通人性的狗狗委屈地缩到了角落里,被Clark安慰性地拍了拍脑袋。

Matha提起Clark新养成的睡懒觉的习惯,后者无辜地搔着耳边的一撮小卷毛表示人类的生理让他还不太适应。

饭后,Jonathan跟Kal去了地里,他们得完成十亩地苜蓿的收割。Matha留在家里为青贮作准备。Clark跟Bruce被打发去了镇上,采购密封罐及其他青贮工具。

Bruce被抵在墙上与Clark交换着一个粘腻的吻,分开时,他的唇瓣通红,Clark忍不住凑上去补了好几个啄吻。

Kansas夏季的白天日照时间长,地表温度高,Bruce从来都不太能忍受燥热,尽管只穿了一件布料轻薄的短袖衬衫,而且几乎没有进行比走路更激烈的活动,但汗水已经弄湿了他的发丛,几缕汗湿的黑发贴在脸侧。

“我还没原谅你们的隐瞒,Clark……”抱怨并不怎么认真。

Clark低下头在自家男朋友颈间轻咬了一口,随后讨好似地用额角蹭了蹭那块肌肤。

Bruce意识到自家男朋友在对自己无意识撒娇,他揉了揉胸前毛茸茸的脑袋,凑到恋人耳边压低声线低语:“我算是知道小氪像谁了。”

不远处,氪星狗狗趴在轿车的阴影里,两只毛绒绒的前爪遮着眼睛。

***

车停在了院子里过了一会儿才被打开车门,小氪第一个从车里窜下来,狗狗摇着尾巴直奔Kal的方向,可惜他的氪星主人对他的示好并不怎么感冒。

Clark打开了副驾的门,Bruce不情不愿地下了车。

他们的目光就像是抹了蜜一样,一接触就被沾黏在一起,脸颊上留着被阳光沐浴过后的红晕,那双灰蓝色的眸子转向Kal的时候蓦然加深了色泽。

Bruce的双唇残留着不自然的红晕,谁都能看出他被好好吻过了。

Clark一看到Kal就露出了跟小氪一样讨好的神情,自然遭遇了同样被冷落对待的命运,随后沮丧的表情果然也跟氪星狗狗相差不大。

Kal示意Matha正在谷仓等待他们的战果,Clark强行打起精神赶了过去。

Bruce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停顿了一下,男人的指尖划过他就近的那只手掌的掌心,像是幼猫的爪子在心底轻挠了一下,Kal僵硬而徒劳地在那只手指溜走后握紧了手掌。

——TBC——

碎碎念:终于写到这个疑似修罗场的部分了,水仙是什么鬼,我以为我写的是兄弟……

评论 ( 17 )
热度 ( 107 )
  1. 异想天开阿清清 转载了此文字

© 阿清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