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清清

目前专注超蝙(cp粉,非单人角色唯粉,不拆不吃all,谢谢!)
漫威因为私人原因可能只会产除盾铁以外的其他铁人cp跟虫绿了。
其他,美苏、米乔、闪鸟
【所有文都放到了随缘居,链接如果失效了,请移步随缘居上搜文名看。】

【超蝙】一分为二(09 Kal/Clark X Bruce)

Summary:超人被捣蛋鬼的恶作剧分裂成了Clark跟Kal两个独立个体。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收割的苜蓿需要在地里晒上两天烘干了水分才能切碎储藏,得赶在这之前准备好发酵的事前准备工作。

Clark跟Bruce戴着塑料手套把成块的乳酸菌制剂剪碎。

“他说:‘也许我们一辈子都不会拥有超过常人的富裕,但我会爱你一辈子。’也许其他女孩能拒绝这样的誓言,但我发现我无法拒绝。”

Martha用一种温和的语调讲述着她跟Jonathan从相识到结婚的经过。他们在大都会的大学里相遇,Martha偷藏了自己一门课的笔记,以借笔记为借口认识了那个有点古板严肃得可爱的男人。

Clark能背下他的父母相识的每个细节,却喜欢听Martha一遍一遍重复他们的浪漫史,就像在分享他们的幸福。

Jonathan在外面大声宣布,他们从地里摘回了葡萄。

Kal捧着一束花推门进来,是一束黄色的郁金香,Martha最喜欢的花,当接过儿子带回来的意外礼物,她开心得跟年轻的女孩一样,挑选着花瓶以及合适的摆放位置。

“你买了花?”Clark有些意外地问。

“在镇上救的一个女孩送的礼物。”

“以人类的身份吗?我记得我们说好了这是个假期,不会有超人、任务跟工作。”

“一辆卡车失控了,我作为一个恰巧在事发现场的路人拉了她一把,有什么问题吗?”Kal不怎么自在地压了压鸭舌帽的帽沿。

Clark歪着头看着他,眉间带着些微轻蹙,有些人天生就有那种能力,一个眼神就能让被他看着的人罪恶感泛滥,愧疚得无地自容。

“我很抱歉没有时时刻刻记着那个约定。”Kal试着开口,语气中却并没有道歉的意味。

“不,Kal,你没必要为不存在的错误而道歉,只是偶尔你该让自己拥有生活,像个人类那样生活,就像我们还是一体的时候,超人永远会给他的人类身份留时间,而不是像一刻也不停歇地用双手托着地球的Atlas,毕竟超人不是上帝。”

“灾难可不会因为我们的假期而延迟到来,Clark。”

谈话有些不欢而散。

Clark从那扇重新关上的门上收回视线与Bruce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者幸灾乐祸地勾了勾唇。

“别怪我,Clark。我很乐意让你体会到,当蝙蝠侠跟超人发生分歧的时候,我的感受。”

“你们可是又固执又坏脾气,一意孤行,难缠极了。”尾音上挑。

遭受双重打击的小记者瞪圆了眼睛,注意到Martha已经离开了大厅去了楼上,Clark泄愤似的在他男朋友的唇边轻轻咬了一口。

***

Jonathan细数着他家那台跟Clark差不多一样年长的红皮拖拉机的每道伤痕,大部分与Clark有关,或者说Kal。青春期那会儿男孩总有各种各样说不清道不明的烦恼,有时候坐在上面,情绪失控一个拳头捶下去,机身上就会留下一个坑。

“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试试修好它。”Kal不得不打断Jonathan的儿子青春期囧事时间。

“当然,只要它能坚持到过几天的水果丰收节就好。”Jonathan求之不得。

不知为何,仓库里就只剩下Kal跟Bruce。

哥谭来的公子哥抱着双臂交叉着双腿靠在拖拉机上,他的视线漫不经心却不容忽视,偶尔还会有一些中肯的建议。

“听起来,超人的青春期跟人类的青少年没什么两样,同样叛逆?”Bruce的嗓音中有些戏谑。

Jonathan透露了Clark高中那会儿因为学校最美的女孩Lana,跟学校的体育健将比拼篮球的事,他在整个篮球场的同学面前弄坏了一个篮筐,被请了家长,同时差点暴露了氪星人初显的力量。

鉴于Bruce的上一句话还是在忠告Kal注意某个齿轮的松紧度,Kal有理由感到这个话题过于亲昵。

“那时候还只是Clark,没有超人。”

“她是你的初恋?”Bruce看不出情绪地继续问了一句。

“我相信Clark会对你知无不言。”Kal叹口气,试着把拒绝表达得更直白点。

“那么换个问题,关于我们,你记得多少?”Bruce歪着头用那双深邃迷人的蓝眼睛自下而上专注地看着他。

拧动扳手的动作停顿了下来,Kal缄默了一会儿。

“我们第一次做爱的时候,是你?”哥谭宝贝永远能把一些私密的问题轻描淡写地指出来。

Kal的视线与对方相接,他平静地回答:“只有把你带上床那一部分。”

“我生病的时候?”

“是我。”

“以及?”

“出任务的时候全是我,Clark只是个普通人。”Kal节节败退,被逼到了角落。

室内温度依然不低,Bruce的衬衫穿得并不规整,扣子解开得太多,布料颜色过浅,一部分贴在皮肤上接近透明,他的身体在以排汗的方式散热。

Kal不会流汗,太阳给予的辐射让他的身体运作得更好,他的体温保持在相对适宜的水平,在燥热的夏季略低于人体平均温度。

两片肌肤相接,温度差让触碰变得明显。

也许Bruce根本没意识到他的举动给另一个人带来的影响,除此之外,他看起来并不怎么关心问题的答案。

人类躯体无法及时散走的热度在接触面传向氪星人,Bruce对这种贴近相当满意,他正在试图把更多裸露的皮肤部分与他相贴。

公子哥的手越矩地穿过了他的腰侧,人类脸蛋的皮肤贴着他的脸以细小的力道擦过,一种类似猫科动物的呼噜声撩拨了氪星人的鼓膜,Bruce在喟叹。

“你没有所有关于我的记忆,我是说Bruce Wayne。”这是个肯定句,接着一句补充,“也没有寻求过联盟的帮助。”

“我觉得我应该获得点补偿。”

Kal陷入了一种超级大脑当机、交感神经暂时被切断的状态,他们的体型相差不大,氪星人略微低头,脸离他不超过5英寸距离的花花公子歪着脑袋靠在他肩上,殷红的舌尖在超级视力的视野中缓慢划过唇瓣的褶皱。

Kal难以把视线从那些留下的水渍上离开。

“一个吻怎么样?”

在他靠过去贴近的前一刻,氪星人把他的身体托了起来,Bruce任由自己被放到那台年代久远的拖拉机的机体上,Kal的手扶着他的胯骨,表情整体偏向沉静,他说:“Jonathan在叫我,也许是一些重体力活需要帮助……”

扶着他身体的手被放开,Bruce并没阻止对方,氪星人后退了几步,在离他一米之外的距离,像人类那样沉重地吸进了一口气。

——TBC——

评论 ( 9 )
热度 ( 121 )

© 阿清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