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清清

目前专注超蝙(cp粉,非单人角色唯粉,不拆不吃all,谢谢!)
漫威因为私人原因可能只会产除盾铁以外的其他铁人cp跟虫绿了。
其他,美苏、米乔、闪鸟
【所有文都放到了随缘居,链接如果失效了,请移步随缘居上搜文名看。】

【超蝙】又有恶魔动了上帝的天使(天使超x堕天使蝙,希伯来神话AU/End)

Summary:地狱最后一位处子被迫破处了。

分级:PG

说明:地狱设定参照《神曲》,其他设定参照《圣经》以及一点点改编。 

正文:

事情从魔女艾薇用修长诱人的美腿在过地狱第九重科奇土斯冰湖泮的主人韦恩公爵的大腿上开始,就失控了。

深渊魔女妖异的红发散落在地狱公爵考究的黑袍上,魔女翠绿色的双眸看进那双不该存在于地狱的堕天使的蓝眼睛里。

公爵读懂了对方传递的想法,微弯的红唇贴近公爵弧度完美的唇角。血色的地狱美酒从摔碎的玻璃杯里流进名贵的地毯,不过几秒开出几朵同样色泽的地狱之花。恶魔们从寻欢作乐中安静下来正看见他们的君王不着痕迹地收回手,魔女舔了舔唇瓣从地毯上爬了起来,丝毫没有被拒绝推在地上的尴尬,代表色O欲的深渊魔女以牵动所有地狱生灵欲O望的风情抹平凌乱的红发。

恶魔们转而看见自家公爵大人万年不变的俊美脸蛋上泛起一丝可疑的红晕,一定是气的,不会是害羞,恶魔没有害羞廉耻这种情绪。

“好好享受,亲爱的~”胆大包天的深渊魔女化作黑雾融入地狱的焦土逃走了。

在他们看来艾薇的举止没有任何不妥,全地狱没有哪个魔女不想爬上韦恩公爵的床,恶魔喜好美色,公爵大人堕天那会儿曾经以一己之力拉高了地狱的颜值。

恶魔们茫然地看着他们家公爵大人一把捏碎王座的把手,集体有些肉疼,毕竟地狱物资不如天堂充足。不过,韦恩公爵肯定不会有丝毫心疼就是了,他是地狱最富有的公爵,堕天使一来地狱就掌控了地狱的经济命脉,上帝那个偏心的家伙不仅在实力上更在智慧上赋予了他最宠爱的造物——天使们更多,公爵大人是堕落的炽天使,带着神赐的天赋堕落入地狱,恶魔对强者称王的规则没有任何意见。

公爵大人离去的背影阻断了恶魔们的窥探,生来喜好享乐的恶魔们再次开始了宴会,毕竟公爵大人的脾气可称不上好,毕竟公爵大人还很看重隐私。

第七天上,小天使们笑着向他们结束了一天工作的炽天使长官道别,凯尔大人一如既往温和地向他们点头回应。

灵魂的深处像是被经过的微风触碰了一下,凯尔愣了一下神,嘴里默默呢喃:“布鲁斯…”

只有离他最近的戴安娜听见了他的低语,“凯尔,你没事吧?”炽天使毫不掩饰她对同伴的关心。

“戴安娜……我不能跟你去喝酒了,我突然有点累,想回去休息。”

拜别了好友,凯尔一刻不停地赶回他的寝殿,能触动他灵魂的生灵在父神的造物中只有一个,他的伴生天使布鲁斯。

撒旦堕天,双生天使自天堂孕育,天使中绝无仅有的黑发是上帝对黑暗最后的仁慈,一双眼睛承载天空,一双眼睛承载大海。

布鲁斯说过,父神是偏心的,他更爱光明纯洁之物,他更爱凯尔,甚至赋予了代表父神名字意义的姓——艾尔。

凯尔告诉布鲁斯,父神对他的爱亦不少半分,他们相伴降生,父神赐予他们同样的黑发蓝眼与祝福,天使是神慈爱的传播使者,父神对他的爱亦是通过他传递给布鲁斯,传递给每位其他的天使。

那时的布鲁斯看着他沉默不语。

不久后,离神最近的炽天使布鲁斯从天堂堕落,而凯尔被关在第五天的天使监狱里承受灵魂被撕裂的痛苦。

黑发的炽天使端坐在自己的寝殿内闭上那双承载天空的眼睛。

上帝最爱的造物行走于斯提克斯沼泽之上,圣光在他洁白的羽翼白袍间跳跃驱散靠近的每一丝黑暗,神性智慧的光辉汇聚成环加冕于他的发顶。

自天堂堕落的天使地狱的公爵黑袍散乱,俊美的脸蛋上满布红晕,意识挣扎在七宗罪的撕扯中,线条优美的胸前**乳*尖红艳而挺*立,其下,骨节分明的手探入黑袍消失在腹股*沟间。

“布鲁斯?”天使瞪大了澄澈到毫无杂质的蓝眼睛,来自于灵魂深处的引力牵扯着他靠近。

“唔……”堕天使似痛苦地呜咽了一声,足以引诱凡间最坚毅的灵魂堕入欲O海。

凯尔俯下身把既陌生又熟悉的他的半身拥入怀中,天使洁白的羽翼包裹住地狱公爵的身体。

“凯尔……”堕天使迷蒙的蓝眼睛透过水雾识图看清胆敢触碰他的生灵,万年不见的光明,抛弃地狱的光明似乎重新拥抱了他,地狱太脏,恶魔太脏,没有谁有资格触碰他,曾经天堂最高傲的炽天使,最靠近神明的使者,尽管他已自天堂堕入地狱,“凯尔……”他确认似的呼唤了第二声。

遍布于天使灵魂的七美德之光温和地包裹了地狱公爵,天使的额头贴着堕天使同样的部位,试图利用自己的力量平息对方的痛苦。

“别白费力气。”他曾经高傲又冷淡的伴生天使布鲁斯努力平息着急促的呼吸,用他当前能做到的最平静的嗓音说。

凯尔焦急地拥紧了他。

单纯的天使,上帝赋予了正直与善良的造物,他的凯尔还是一如既往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

看到这样的反应,堕天使慵懒地舔了下嘴唇,“是七宗罪之色O欲的力量。”

肉体的欲望,贪求性O*爱的渴望,深渊魔女艾薇注入他身体的力量。

他知道这可能会吓坏他的天使,布鲁斯愉悦地分析着,他的手甚至没从对下半O身欲O望之源的抚慰中抽出,恶魔耽于享乐,堕天使即撒旦的子民。

地狱公爵弯着唇,在对方愣神之际吻住了天使,撒旦的子民乐于引诱上帝的造物堕落。

生涩而克制地感受着唇上的触感,在天使的印象里,吻是传递父神福音的一种方式,那是底层小天使的工作,身为最高阶炽天使的他却从无机会用这种方式把父神的爱传递给任何生灵。

布鲁斯的味道依旧清冽好闻,不是曾经让他抵触的黑暗的味道,是独属于布鲁斯的味道,从未变过。

“放……放开……”接受到小弧度的抗拒,凯尔突然醒悟过来意识到他自己的行为,布鲁斯在他身下,弧度完美的唇瓣红肿一片,一缕银丝从对方的唇角连入自己的口中。

天使圣洁俊美的脸上后知后觉染上一层薄红,父神创造他之时,他以浑身赤裸的状态出生却无羞耻的意识,他突然意识到这种侵袭他思维的情绪名为羞耻。他甚至不明白自己因何而羞耻。

布鲁斯与他同样色泽的眼中是一些他从未见过的东西,如果恶魔是以这种姿态蛊惑上帝的造物……他着魔似的伸出手,用指尖轻触着堕天使眼角的痕迹,是眼泪,却不是他熟悉的代表悲伤或喜悦的任何一种。布鲁斯为何会流泪?

堕天使的身体似无法承受般在他身下颤栗,睫毛扫过指腹,那种瘙痒一瞬间从指尖挠到心底。

天使新奇而坦然地感受着这种陌生的情绪。

“我想念你,布鲁斯。”

堕天使却好似无法承受那股目光般微微撇过了脸。七宗罪的灼热侵袭再次从灵魂深处向他身体蔓延,以无法阻挡的凶猛趋势,布鲁斯咬紧了唇。

该死的天使,该死的凯尔!为什么要选择在这个时候连入他的意识海。

“凯尔,回去!”

凯尔没有想到对方在与他重逢过后第一件事居然是赶他走,“不。”每位天使都知道,凯尔大人有着天界最温和的性格的同时也有着最执拗的脾气,当他拒绝完成一件事情,就绝无更改,即使是父神,也得有充足到能够说服他的理由才能令他改变。“不,布鲁斯,我想再看看,你离开了我一万年。”他在第五天思过了一万年,布鲁斯堕落了一万年,现在,谁也没法再令他们分开。

“嗯……”随着他的贴近,布鲁斯再一次发出了那样的声音,凯尔无措地用意识检查他的身体,“你怎么了,布鲁斯?”

“自己看……”布鲁斯咬牙切次地开口,白痴天使。

堕天使浑身弥漫着一股不正常的热度,是从身体内部涌现出来的热度,熏染得他漂亮的肌肤都有些泛红,他的手……凯尔心虚地透视到布鲁斯的手触碰着天使绝不允许被他人触碰的私密之处。对了,布鲁斯刚才说七宗罪之色O欲……

布鲁斯面无表情地看着红色从天使的脸部蔓延到黑发中的耳尖。混蛋,你的反射弧到底有多长?

他干脆闭上眼等着被自己体温烤熟的天使主动离开,欲O念在逐渐攻陷他的意志,在天堂他是尊贵的炽天使,在地狱他是高高在上的公爵,除了凯尔没有其他天使胆敢失礼触碰他,魔女们层出不穷的手段引诱他,却没有任何一个生灵有机会越矩真正触碰到他。

离开七美德的庇佑,这种用意识难以抵抗的感觉…凯尔的靠近只会让一切变得更糟糕。

然而,他并没有等到天使的离开,一只比他体温略低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凯尔从来都是温暖的,只是布鲁斯现在太热了,地狱公爵不可置信地睁开双眼,“你……”

天使温和的蓝眸中闪过一丝坚定,尽管目光因为羞涩有些躲闪,“我帮你……”

天使贞洁并不代表他们不好奇,巡逻在天堂与地狱的边境时常能窥探到地狱的景象,凯尔第一次巡边的时候也带着对地狱的好奇,哈尔兴致勃勃地像他诉说地狱新奇的地方,凯尔忍不住偷看了几眼,没想到这一眼却让上帝纯洁的宠儿看到了恶魔引诱人类沉沦O色O欲的画面。

那时的画面让以七美德律己的天使感到排斥而肮脏,可这是布鲁斯。堕天使的身体依旧是上帝最完美的造物,堕落仅仅让它染上了色彩,天使越过禁忌把那火O热O挺立的地方握在手里,布鲁斯在同一时间仰过头露出优美的脖颈,七宗罪之色O欲彻底支配了他的身体,他想要……

透过迷雾,他看到天使认真地注视着他下身的变化,像是探索般用手在他的欲望上摸索

圣洁善良,七美德栖息于他的灵魂,凯尔是绝不属于黑暗的生灵。他想要……想要这样纯洁易污染的生灵染上他的颜色,只属于他。

凯尔感到堕天使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臂,他温柔地把对方揽入怀中让堕天使靠在他的胸膛上,另一只手却没有停止对掌下火热的抚慰,布鲁斯的声音隐忍却不容忽视,伴随着他絮乱的呼吸发出,那是一种与上帝赞歌截然不同的旋律,让凯尔的心房像是被幼猫的爪子抓挠了一般难耐,心跳的频率以可以感知的速度加快。

堕天使的呼吸隔着布料拍打在他的胸前,天使的织物轻薄舒适却堪堪可以蔽体。

“布鲁斯……”凯尔发现自己的嗓音低沉得有些不同寻常。

“别停……”凯尔努力从对方低到不可闻的话语中分辨出一个意思,堕天使挺动下身,似乎在不满他稍微远离的手,堕天使的手攀上了他的肩膀绕过肩胛骨触碰到了天使身上最敏感的地方,羽翼躲避似的在他背后缩成一团。

堕天使被黑暗染上色泽的翅膀在布鲁斯身后舒展,紫金色的光泽在黑羽间涌动,羽尖与被圣光包围的白羽相接,温热的液体浇了他满手,天使急促喘息着被地狱公爵拉入了一个吻。

第一天之下,世界之树的边缘,恶魔的嘴角留下鲜红的血,黑色的眼中满是讥讽:“我不是败在实力差距之下,我败给的是上帝的偏爱。”

神的偏爱,黑发炽天使天空色泽的瞳孔骤然缩紧。

“上帝偏爱光明,地狱与黑暗自诞生之日起被他压制在大地的最低端,恶魔在原罪诞生之前就被他抛弃在地狱,从无恩赐,从无祝福,而如今被他宠爱的你们带着他所赏赐的天赋妄图踏足地狱,休想……”

曾把神之七大怒撒向人间的天使从恶魔的眼中认出了憎恨。

布鲁斯曾说神更偏爱于他,上帝偏爱光明。若是在原罪开启之前,上帝便抛弃了恶魔……

第七天大圣堂神之御座前,黑发炽天使执拗地跪在父神面前求一个答案,他回忆父神仅给诺亚七天的时间准备,便任大水淹没了他一手创造的人间,一草一木曾在他的指挥下秩序分明构筑出世界的基础,父神甚至给与了人类他自身的形貌,这是天使都不曾有的殊荣。而他亲手摧毁了他造就的人类,因人类失德,被黑暗侵染,神无法等同对待黑暗?

凯尔需要一个答案,神的手抚过他最爱的天使的黑发。

凯尔抬起头,让神的手停留在他的脸庞,他看不透圣光,无法探知那下面神的双眼是否如他的嗓音般温和慈爱。

但他的黑发,神给与他跟布鲁斯黑暗色泽的头发……

双生炽天使之一,神赐予他光耀为姓的凯尔艾尔走进了第五天的监狱。

“布鲁斯,告诉我,你为何堕落?”

堕天使的双手在他身后交叠,被造物主精雕细琢的双腿盘在天使腰间。

上帝引以为傲承载七美德的造物那纯净透明的蓝眼中只有堕入地狱的公爵,灼热点燃了里面纯净的冷淡,天使圣洁俊美的脸上染上了诱人的色泽。

“进来……”堕天使环在天使腰间的腿用上了命令的力道。

凯尔感到自己的一部分被最柔软的温暖包裹,世界的一部分在完整,他们相伴而生,本该如此契合,凯尔几乎无法克制自己打破七美德的戒律。

这不是肮脏的罪恶,这是世间最美好的乐事,灵魂的光谱交叠,像是伊甸园的第一朵花绽放在父神的指尖。

“布鲁斯,你动摇了内心。”父神的嗓音平静温和无喜无悲,炽天使栖息于他的脚边,信仰的光辉在天使身上减淡,白翼黯淡无光。

神的双眸低垂关注着万物的轨迹无一疏漏,包括其下信仰之声不再涌现的深渊。父神从无对他的造物有所亏欠,神给与他的信徒以庇护,放弃了倾听不再信仰他的生灵的心音。

神说,黑暗需要有其秩序。

布鲁斯眨了眨双眼从回忆中拉回心神,眼中印入为他沉沦的天使,从天堂掉落摔碎后被黑暗修复的心脏上的冰霜在融动。

圣光自天使的羽翼间辉映在地狱公爵的黑羽上,像是光明重新拥抱了从天堂跌落的天使。

——END——

碎碎念:一辈子没写过这么隐晦的肉。

关于大超(kal El)名字的题外话注解:(补充圣经相关知识的一个偶然发现)Kal英语译作铁,也有可能是Karl的变体,北欧语“geirr”,代表“长矛”、“矛头”, 同时,Karl在古日耳曼语里是男性的意思,即Charles的简写。Elohim是一个希伯来文中的词汇,在旧约中作为神的一个普通称号,El是Elohim的单数形式,修美尔语中”El”意为闪耀光荣,巴比伦语中ELLU意为光辉的生物,圣经中几乎所有天使都是以“尔”el、elle etc.)等为名号的尾字,所以Kal El可译作‘钢铁之神’,或者‘男神’……巧合? ​

评论 ( 6 )
热度 ( 210 )

© 阿清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