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清清

目前专注超蝙(cp粉,非单人角色唯粉,不拆不吃all,谢谢!)
漫威因为私人原因可能只会产除盾铁以外的其他铁人cp跟虫绿了。
其他,美苏、米乔、闪鸟
【所有文都放到了随缘居,链接如果失效了,请移步随缘居上搜文名看。】

【盾冬铁】无可奈何的牵绊 04(魔法AU/另类灵魂伴侣梗)

Summary: 越是魔力强大的魔法师在力量上升到一定程度后越容易产生魔力暴动,缓解的方法是与精灵缔结契约,借助精灵之力滋养体格同时疏导魔力。 

       帝国学院最年轻的天才导师Tony Stark从没考虑过与精灵缔结契约,但他几乎是现今整个帝国里魔力最顶级的魔法师之一,直到他的助理Pepper女士发现了他的魔力异常后想方设法把他绑进了匹配司。

      由于天才的不合作导致匹配过程出了错。现在,他有了两只上古精灵,一只把契约关系视作婚姻般神圣的上古白精灵,以及一只能够徒手捏碎他脖子的阴郁黑暗精灵。而拒绝摄入契约入门知识的天才魔法师Tony 甚至不知道魔力疏导包括以时间计算的皮肤接触以及以数量计算的体液交换之类的常识,他会为他的无知付出代价。

温馨提示:不怎么勤快更新的脑洞,谨慎跳坑。

==============================================

前文:

01   02   03

以下正文

04.

 

“哦,如果你是想观摩Tony Stark的裸体的话,话说回来,谁不那么想呢?当然,人们一般不会这样拿着枪指着一个Stark的脑门让他脱衣服,我们不必非得这么做,我建议……”

 

黑暗精灵歪了歪头,他用那让人毛骨悚然的沉寂目光更近距离地盯着魔法师的眼睛,低沉而毫无起伏的嗓音重复了同一个指令:“脱、掉。”

 

如果他打算让他在死前都不能有一个庄重的仪容的话,魔法师颤抖着双手开始与自己的扣子置气,这混蛋会遭报应的,他会永世在地狱里诅咒他,倒不是说他死了一定会下地狱。

 

他只脱了斗篷,拒绝进行下一步。黑暗精灵帮了个忙一把扯掉了他里衫的布料。

 

“现在,躺到床上。”枪口指了指床的方向,继续返回钉上魔法师的脑门。

 

Tony意识到他们在一个卧室,他让Pepper给精灵们安排的卧室,一开始,他准备了两间,但Pepper告诉他两只精灵更愿住在一起。现在,那张唯一的大床上有一个差不多一个壮汉大小的鼓包,光明神啊,一团会呼吸的被子。

 

魔法师瞪大了眼睛,稍后他发现他误会了,那里面裹着一个白精灵,他太阳色的头发与同色的被子几乎融为了一体,一个满脸通红的看起来极其虚弱的白精灵,他的眼睛只睁开了一条缝,迷迷糊糊地看着他们。

 

“不,见鬼,我不会那么做。他看起来生病了,我们需要一个治疗师。”魔法师简直要疯了,也许是黑暗精灵疯了,他们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个,而不是被一把火铳指着脑门威胁他必须爬上一只生病的精灵的床。

 

显然,魔法师的建议没等来赞成的回复,黑暗精灵伸出手一把捏住床尾圆形的柱子,实木柱在他手中发出一声凄厉的嗞咔声,木屑从那只手掌里飙了出来,圆形柱的上半部分与地面碰撞出突兀的响声,在地面上转好几个圈才停住。

 

魔法师收回自己盯着床架的目光,他咽了口唾沫,合上自己跟着掉到地上的下巴,乖乖爬到了床上。

 

“转过身,双手抱住Steve.”黑暗精灵面无表情地收回他的胳膊,满意于他的服从,紧接着下达了下一步。

 

魔法师自暴自弃地照那么做了,一个温暖的也许温度略有些高的白精灵,在魔法师接触到他的身体之前,他主动消除了他们之间的距离,白精灵拥有厚厚肌肉的手臂绕过魔法师的头把它紧紧固定在他怀里,同时精灵的腿密不透风地夹住了他的,魔法师稍小一号的身体被完全包裹进了精灵的怀里,他眨着那双蜜糖色的眼睛出神地瞪着近在咫尺尺寸惊人的胸肌,他发誓他听见了白精灵也许该称作舒服的喟叹在他的头顶响起,震得他整个胸膛发颤。

 

这相当舒服,不不,他得……哦,如果有什么未解决的问题他得等到这一切之后……他是说睡神袭击了他的眼皮,让它瞬间重得像两块秤砣。

 

他很久没经历这么好的睡眠,像是整夜被包裹在一团温暖的棉花糖里,魔力在他身体里毫无阻碍地流淌着,除了那团棉花糖裹得过紧,他有些呼吸困难。

 

魔法师慢慢眨了眨他那迷糊的大眼睛,对上了两湾亮晶晶的蓝色。

 

“Hi~”白精灵用温柔得像是怕吓坏他的嗓音向他问好,他的目光同样柔和得惊人。

 

魔法师在自己融化在那里面之前,一把推开了对方,稍后他发现他的手推上了那两团紧实的拥有可观尺寸的胸肌,白精灵的脸上染上了淡淡的红色,他像是羞怯地试图躲避魔法师的双手,又似乎只是让自己呆在那儿让他能碰到。

 

“哦……”魔法师主动收回了手假装他们没那么尴尬,他善于这么做,打破尴尬,“所以契约精灵被召唤过来是有可能在任何时候?无意冒犯,那天你看起来正在洗澡,浣熊眼,我是说Bucky打扮得,哦,像一位女仆……我该说庆幸你们不是正蹲在厕所里的时候被触发了仪式吗?”

 

“不,不是。一般来说,精灵在接受召唤之前会让自己打扮庄重等待在光明神殿里,由族长们赐予了祝福才会被召唤。我跟Bucky,我也并不清楚这其中出了什么错,我是说,我那天的确是在洗澡,而Bucky正好轮到了大扫除之日。”

 

“大扫除之日?那听起来可真亲密。所以,你们是住在一起吗?一个白精灵跟一个黑暗精灵?”

 

“Bucky并不生来就是黑暗精灵,我们一起出生于精灵之森深处万年扶桑木的顶端最高的那根枝丫,那时我们皆是光明神的宠儿。”白精灵的目光温和而充满怀恋,随后他的嗓音缓了下来,变得微不可闻:“只是后来发生了相当糟糕的事,糟糕得Bucky不得不背叛对光明神的信仰。”

 

“可是你让你们一起度过了那些,我猜。”魔法师的眼睛出乎意料的温和,又纯粹得毫无杂质,专注得像是全世界只装下了此刻被它锁定的人,而那对安慰一个伤心的精灵尤其有效。

 

“对,我们一起熬过了所有。”白精灵愣愣地迷失在那双大眼睛里,只能跟着他重复。

 

他们庞若无人的对视。

 

直到……

 

“如果你们结束了,我得说我饿了,饿惨了。”一只浣熊眼的黑暗精灵撑着下巴坐在床头,他面无表情地用视线分别瞟了他们一眼。

 

“Bucky!”白精灵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完全被蒸熟了,同时他手忙脚乱地试图让自己爬起来,但他跟魔法师缠在一起的双腿让情况变得糟糕,他没法让自己跟对方分开。

 

——TBC——

 

碎碎念:然而本章并没有车,还没欺负够铁人。
比起布鲁克林小王子形态的Bucky,我觉得病娇暴力状态的Bucky更带感啊,这简直是个黑洞!可以解锁肆无忌惮欺负tony技能(滚)

评论 ( 10 )
热度 ( 104 )

© 阿清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