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清清

目前专注超蝙(cp粉,非单人角色唯粉,不拆不吃all,谢谢!)
漫威因为私人原因可能只会产除盾铁以外的其他铁人cp跟虫绿了。
其他,美苏、米乔、闪鸟
【所有文都放到了随缘居,链接如果失效了,请移步随缘居上搜文名看。】

【霜铁】有病的童话(五日谈AU,如题,有病)

想写童话了,预计三发更完。

以下正文:

01.

这是一个怪物掳走美人的故事。

 

与大部分童话故事的开端不同,我们的主人公是一位王子,阿斯加德的二王子,肤白胜雪,发黑如碳,迎来了他成年后的烦恼,不不不,没有后母,这个故事没有虐待王子的后母,他的烦恼来源是他的父亲以及他金发碧眼大胸无脑的兄长。

 

阿斯加德的国王,老奥汀森先生在度过不惑之年过后突然总是找不到他人生的意义,他开始总是不能集中注意力,御医告诉过他那叫更年期综合症。

 

那是一个上午,他如往常般用庄严的仪容在参加他的家庭晚宴,他的大儿子完全继承了他年轻时的风采,一头成熟稻子色的金发,天空色的蓝眼睛,以及魁梧的身材。他贡献的节目是美声歌唱,这种新兴艺术形式据说是来自古老的西方大陆国家,他至今没太找到欣赏这种艺术形式的正确方式,他不确定是否与他大儿子的演绎方式有关。

 

他没弄清楚房顶那轻微的颤抖与他大儿子的音波之间有什么联系。他的仆人瓦尔希里用庄严的神情带头鼓起了掌,这提醒了他应该完成的事,给他渴望得到认同的孩子应得的奖励,看那孩子蓝色的眼睛因为他迟来的掌声闪现的失望,哦。

 

“Thor,你做得很好,理应得到奖励。你想要什么,我的孩子?”

 

“父王,我们可以举办一个为期三天的宴会,我听说过,邻国的王子用这种方法找到了他的灰姑娘。”

 

“灰姑娘?那个有名的皇家媳妇?为什么不呢?但我怀疑我们的王宫是否能容纳下全国的姑娘,也许我们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展现我们的智慧而不是财富。”

 

这就是阿斯加德的二王子烦恼的来源,现在他金发的兄长带着哭泣的表情企图把他自己硕大的身体埋进他年迈父亲的怀里,“不,我要我的灰姑娘,而不是一个怪物。”

 

“哦,我可怜的孩子。”老国王配合地露出感伤的表情。他们举办了一个猜物招亲大会,老国王亲手把物品放进了一块幕布后面,所有参加竞争王子新娘的人只能站在两米外的界线上,每人仅有一次机会猜出那是什么。

 

三天以来没人做到那个,他们的人民到最后把那当成了一次狂欢,没人在意那意味着一次皇家婚礼。

 

直到,那个金红色铠甲的铁皮人挤开人群站在那条线上。

 

“哦,可怕的怪物。”

 

“他不会猜到的。”

 

铁皮人开始有了动作,他伸出了一只手臂,手掌中发出幽蓝的亮光,他说:“Jarvis,扫描。”

 

“不,他在施魔法。”

 

“他是个可怕的巫师。”

 

“我有预感,他要说出那个词了。”

 

“上帝,他要说了。”群众们开始不安地窃窃私语。

 

“霜巨人的裹脚布。”铁皮人说。

 

“不——”大王子用他那美声的唱腔发出一声凄冽的哀嚎。

 

“他说了吗?”

 

“是的,他说了”

 

“我不敢相信他说出了那个词。”

 

阿斯加德的二王子对他相拥痛哭的王兄跟父王翻了个白眼,“我说过,你们早该停止胡闹。以及,霜巨人的裹脚布,认真的?我不是太明白。”

 

稍后,两张相似的脸同时看向他,“Brother,我不明白你怎会如此冷漠,这不是胡闹,这是命运的安排。”

 

“命运的安排?我不确定我做好了你出嫁的心理准备了,我猜。”

 

     “我的孩子,原谅我疏于管教,你变得如此刻薄,那就像是那位白皮肤公主的后母一样令人诟病的品性。”

 

     “那是白雪公主,父王。”大王子纠正了他,

 

     “我没那么说吗?”老国王疑惑,他的更年期综合症也许又加重了。

 

     “肤如白雪,发如黑炭,如果你说的是那位。”大王子用一种戏剧的腔调陈述。

 

     “肤如白雪,发如黑炭,哦,等等……”老国王没瞎的那只眼睛看向他的二儿子,“这一定是上帝的指示。”

 

“如果我们想到了同样的事。”大王子附和,“谁说我们只有一位王子。”

 

“我们宣布了为王子挑选他的新娘,并没有宣布是为了其中哪一位王子。”

 

“这理应是应有的走向。”大王子庄严地再次附和,他的鼻子因为刚才的哭泣配合地抽了抽。   

 

“所以,我能领走我的新娘了,我猜?”铁皮人走上前,用电子音懒懒地询问。

 

“当然,你可以的,年轻人。”老国王牵着他脸色发黑的二儿子的手把他领到了铁皮人的面前,“我是一位视诚信为最高美德的国王,现在让我隆重为你介绍,我的儿子——Loki。”

——TBC——

碎碎念:晚上来更后两发。

评论 ( 9 )
热度 ( 60 )

© 阿清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