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清清

目前专注超蝙(cp粉,非单人角色唯粉,不拆不吃all,谢谢!)
漫威因为私人原因可能只会产除盾铁以外的其他铁人cp跟虫绿了。
其他,美苏、米乔、闪鸟
【所有文都放到了随缘居,链接如果失效了,请移步随缘居上搜文名看。】

【霜铁】有病的童话 03 终章(五日谈AU)

一个童话

以下正文

03

第二天一早,王子被铁皮人推着赶出了山洞。

 

他伸了一半的懒腰被山崖对面传来的声音打断。

 

“上帝啊,你终于出来了,我在这儿蹲点了至少一个月,虽然我没认真计算过。”一个浑身穿着紫色,背后背一把弓箭的金发青年正坐在山崖对面,边往嘴里塞小甜饼。

 

“那个姿势让你的衣服看起来要被你肚子上的肉撑破了。”王子说。

 

“这个时候正常的情况,你应该向我求救,而我会告诉你等到明天,到那时我会带着我那会杂技的姐姐一起来帮你,而不是关心我的小肚子。”青年翻了个白眼,同时不确定地捏了捏自己的肚子,随后变得有些苦恼。

 

“它醒目得让人难以忽视。”王子说。

 

“你的嘴可真让人难以忍受。”弓箭手青年突然站起身,准备离开,“就这么说定了,明天这个时候,我会再来这里找你,王子,带着我的姐姐。”

 

“可我没告诉你我是王子,更你没向你求救。”王子懒洋洋地嘀咕。

 

第二天,弓箭手果然来了。那时王子一如既往跟铁皮人待在工作室里,弓箭手在山洞外呼叫了至少十分钟,直到吵得铁皮人实在受不了,用他蜜糖色的眼睛瞪王子,“我想那是来找你的。”

 

王子委屈地出了山洞,一个冷艳的红发美女拍了拍他的肩膀,那吓了他一跳。“殿下,我们得走了。”

 

“殿下?我确定自己真没告诉过你们,关于我是王子。”王子不满地撅了撅嘴,随后他发现红发美女举出一把手枪形状的东西,下一刻他被一张网捆成了一条鱼,同时被塞上了嘴。

 

“我们有假设过你会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红发美女解释。

 

“Natasha,你得温柔点,我是解救王子,而不是绑架他。”弓箭手在山崖对面嘟囔,同时给了她一个‘干得好’的眼神。

 

“闭嘴,现在接着他。”红发美女把王子固定在从山崖对面连接过来的一根缆绳上推了过去。

 

“可恶的自以为正义的蝼蚁,你们逃不掉的。”铁皮人在后面不怎么认真地咆哮。

 

“快跑,Tasha,他发现了。”弓箭手气喘吁吁地把王子拖上一辆驴车,红发美女随后爬了上来。

 

铁皮人在后面不紧不慢追赶,介于驴车慢得跟蜗牛一样,他们几乎是眼睁睁看着铁皮人追上来。

 

“我早告诉过你,找一匹骏马而不是一头蠢驴。”红发美女皱了皱眉。

 

“它们看起来长得几乎一样,而且它更可爱,不是吗?”弓箭手反驳。

 

“对,就跟你一样。不能再等了,我去拖住他。”红发美女一猫腰翻下了车。

 

“Tasha……”弓箭手悲愤而泪眼汪汪地看了她一眼。

 

王子麻木地放弃了挣扎,他开始想念铁皮人的山洞了。

 

“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弓箭手把驴车停到了一个破房子外面,他解开了王子身上的绳子。

 

“你们在这儿。”铁皮人还是追了上来,他手掌中的幽蓝色光束对着地上喷了一下,弓箭手配合地倒在了地上。

 

“你怎么样?”王子晃了晃弓箭手的头。

 

“别晃,我脑浆都快被你晃出来了。”弓箭手对他抬了抬手,“听着,我躺着代表着我死了。”

 

“可我看到了,他没碰到你。”王子说。

 

“不,这是剧情需要,我得死在这里,拜托,就让我安静地死一会儿。”弓箭手翻了个白眼。

 

“剧情?那是什么?(Plot? What  plot?)”

 

“难以置信,你说了句消音话。”

 

“那是什么?”

 

“不重要,听着,拿上我的小刀,你得往东边跑。”弓箭手说完又歪着头闭上了眼睛。

 

王子放下了弓箭手的身体,他看到穿着盔甲的铁皮人蹲在地上百无聊赖地戳着一个蚂蚁窝,他感觉到了王子的视线,懒洋洋地抬头对他说:“别看我,你得先跑一会儿,我才会开始追。”

 

“这个游戏什么时候结束?”王子问。

 

“这不是游戏,这是剧情需要。”铁皮人回答他。

 

“所以,什么是剧情(So, Plot? What  plot?)”

 

“你又说了一遍消音词。”铁皮人干巴巴地提醒他。

 

王子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他问:“我能靠近你一点吗?”

 

“现在不能,你得跑,我得追你。”

 

“那之后我能亲你吗?”

 

“哦……”铁皮人不自在地调整了下语调,“也许,我猜。”

 

“那我开始跑了。”王子转身并不怎么认真地开始跑。

 

“我会追上你的,甜心,你逃不掉了。”铁皮人在他身后开始大声喊,“我会把你带回去,带去更高的山崖,没人能再解救你,你会在那儿被囚禁一辈子。”

 

“这有点傻。我还得这么跑多久?顺便,我能停下了吗?”王子皱着眉打断他。

 

“如果你现在停下,主动爬到我的背上,让我带你回去,我会考虑不再生气。”

 

“我们试过了,你根本背不动我,也许我们可以交换下体位。”王子停下来建议。

 

“闭嘴!那是没穿盔甲的我。”铁皮人打开了面罩随后取下了他的头盔。“现在,用弓箭手的小刀在我脖子上割开一点伤口。我得先提醒你,轻点,我有些怕疼。”

 

“我必须这么做吗?”王子皱眉。

 

“一切为了剧情,答案是你必须。”铁皮人回答他。

 

“好吧,我能用其他工具吗?”王子舔了舔嘴唇,铁皮人的脖子看起线条优美诱人又美味。

 

“如果你能做到的话,麻烦快点,这个姿势我有点累。”

 

王子用牙齿啃上了一小块肉,铁皮人发出吃痛的抽气声,他用力咬破了一点皮。

 

“你简直是属狗的。”铁皮人痛得泪眼汪汪地对他抱怨。随后他把手中的头盔递给王子,“现在,带着我的头回到王宫,你得嘲讽把你推给怪物的父王跟兄长,让他们因愧疚而一蹶不振,只能把整个国家留给你。然后你会出任国王,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到此结束。”

 

“听起来不错,但我怀疑我父亲跟兄长不是那样的人设。顺便,关于幸福快乐的生活那部分,我觉得我可以邀请你参与进来。”王子用他绿色的眼睛暗示性地看着他。

 

“操,好吧,我想你可以。不过,现在不会有铁皮人了,我有告诉过你我的名字吗?Tony,Tony Stark.”

 

“你看起来就是一个Tony,假设我是时候好好吻你了,而你会让我那么做的,对吗?”王子给了他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吻,火辣的、并不那么童话的吻。

 

 

——END——

评论 ( 8 )
热度 ( 52 )

© 阿清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