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清清

目前专注超蝙(cp粉,非单人角色唯粉,不拆不吃all,谢谢!)
漫威因为私人原因可能只会产除盾铁以外的其他铁人cp跟虫绿了。
其他,美苏、米乔、闪鸟
【所有文都放到了随缘居,链接如果失效了,请移步随缘居上搜文名看。】

【冬铁】拒绝向恶势力低头 02(黑道冬X阔少铁AU)

Summary:黑道冬对阔少铁一见钟情,由于初次见面的时候产生了一点误会,导致他的所有示好行为都被小Stark误解成了挑衅或者威胁,Bucky觉得自己快疯了。

声明:抽风以及OOC都是我的。

=============

前文:

01

==============

以下正文:

02.

“所以,那是香水味?”Clint够着脖子注意到自己老大的背影消失在回廊尽头,随后收回脖子对自己好搭档Romlow发问。

 

“你没闻错,他涂了香水。”Romlow给了他一个肯定回答。

 

“他最近有些不正常,前天让我一整夜没睡撑着眼皮帮他整理了纽约富豪榜前五名的资产情况以及家庭成员相关信息,详细到行程单,也许他是终于对绑架产生了兴趣,在上周放走了Stark家的少爷那头超级肥羊过后。”

 

“你可以换个方向猜,香水,伙计。”Romlow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是说?”Clint惊恐而痛苦地揪了把自己的头发,“不,我不会那么做,别想我会那么做。那是Winter Soldier,我的老大,不是什么荷尔蒙乱飙的愚蠢思春男孩。God,你说那会是真相吗?老大也对那种感兴趣,‘富家千金爱上我’‘亿万富婆与黑帮老大’之类的?”

 

Bucky对着镜子照了大概五分,一个姿势一个角度,最后他思索着也许他该去剪个短发露出额头之类的,Clint说过他那样子简直能帅弯一个男人,是的,那正是他想要的效果,他现在的确想帅弯一个男人。

 

就算弄到了小Stark的行程表,要见到本人还是难上加难,那位脸蛋漂亮的阔少是个技术宅男,唯一能让他踏出自己工作室的只有美人云集的上流聚会,有钱人或有权人们穿着拘谨的衣服带着假笑面具假装其乐融融的上流聚会,倒不是说Bucky有仇富或是仇权心理,他只是不喜欢任何带有束缚性的群聚活动。

 

这种情况导致了Winter最近亲自出动的行动大为增多,这不正常,Clint建议他该去找个女人了,也许男人。

 

*****

 

Tony最近运气有点过于背了,作为Stark工业继承人,从小积累的绑架经历足以写出一本教科书。但最近困扰他的不是绑架这回事,而是来自纽约大名鼎鼎的超级罪犯Winter Soldier。在上周被那位罪犯先生抢走钱包过后他对对方做了些调查,没错,超级罪犯仅仅抢走了Tony Stark的钱包,他该对此感到冒犯。

 

而现在,这是第二次,在他跟一位美人吻得难分难舍的时候,被一条胳臂拧住强行跟那位姑娘分开,随后被腾空夹在一个男人的胳膊肘下,这导致他大脑当机直至被对方搬运出一段相当远的距离才想起挣扎。

 

男人把他放在了一张柔软的沙发垫上,他得以打量对方,对方穿着一件黑色皮衣内搭了一件同色V领T恤,看起来T恤有些过于紧身,被他的肌肉撑得鼓鼓的。他的黑发被整齐地向后梳理露出饱满的额头,脸颊甚至有点婴儿肥,俊美又有些可爱,除去他的眼神,那双眼睛过于冷酷阴郁了,让整个人显得有些可怖。等等,他熟悉这个眼神,见鬼的,他是那个抢匪!

 

小Stark先生不怎么有骨气地往角落里缩了缩,他们现在还在酒吧的范围内,算是大庭广众之下,除去绑匪先生完全挡住了他的出路。

 

“我记得你,所以,又是抢劫?可惜你这次运气不太好,我身上可没有什么钱包,主要是还没来得及挑到一个我喜欢的新钱包。”年轻的阔少,就算再害怕不过,语气里也不会缺少挑衅。虽然,当他这么说出来就后悔了,因为绑匪先生那双吓死人的眼睛死死盯着他,尤其在他说完话之后,那眼神几乎传达出要生吞活剥了他的意味。

 

哦,见鬼,Tony不会承认自己快被吓死了,“如果你对我没有钱还在这儿消费表示疑惑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有一种消费方式叫做记账。”

 

抢劫犯先生看起来更不对劲了,God,他不会改变主意决定在这儿干掉他吧?

 

他后面没什么可退的了,他只能尽量缩小自己的身体占地范围,缩成一团,这听起来不太Man,但他现在就是很不Man地缩成了一团。

 

抢匪先生开始靠近他了,他的铁手指也许是瞄准了他的脖子。他知道那个,资料上显示Winter Soldier曾经加入过全美最大黑帮Hydra,那条手臂就是Hydra留给他纪念品,后来因为一些原因脱离Hydra出来单干了,甚至一口气把纽约的控制权从Hydra手里抢了过来。Tony梗着脖子瞪大眼睛看着那金属义肢靠近自己,然后捏了捏自己的腮帮子……

 

认真的,所以抢劫犯先生用那种杀死人的眼神看着他,最终就只是想捏捏他的腮帮子?

 

那只手随后转移了目标,转而开始攻击他的扣子,Tony开始后悔今天没有选择T恤,“就算你把我的衣服扒光,里面也不会凭空生出钱包。”

 

他的警告并没能让男人停下动作,Tony恼怒地抓住那只金属手,选择自己崩开了全部扣子,“裤子需要脱下来吗?”蜜糖色眼睛狠狠瞪着对方,手尝试着要去解休闲裤的绑带。

 

抢匪先生那双灰蓝色的眼睛不断在他裸露的胸膛以及腰腹之间滑动,似乎在认真确保没有遗漏任何一个角落,并在Tony自暴自弃询问出声的时候摇了摇头。

 

随后他们开始了一场漫长的大眼瞪小眼,Tony觉得自己要疯了,他不明白那个混蛋到底想干什么?他已经明明白白向对方展示自己没有任何值得他惦记的东西了不是吗?尤其那双眼睛,并不是说他害怕得打颤,而是被这样一位性感而俊美的健壮男子长时间用这样一种专注的眼神看着,他头皮有些发麻,为了掩饰自己天马行空加心猿意马,他选择更狠地瞪了回去。

 

他绝望地感觉到他们也许会这么傻乎乎地互相瞪一晚上,抢匪先生估计没想过会因为这样栽跟头,他大概没料想到超级肥羊Tony Stark身无分文,好吧,他把自己形容成了肥羊。

 

“所以,我应该能走了,我猜?”Tony最终选择问了出来,该死,他受不了这个。瞧瞧,他在祈求一个抢匪大发慈悲,尽管这位罪犯先生看起来的确脑子不太够用,祈祷他依旧是那个守原则的抢匪。

 

男人的回答让他等得过于漫长,漫长得他几乎都没再期望能得到答案,他终于听见绑匪先生用那冰冷的语调回答了他:“可以。”

 

“哦……可以。”Tony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傻透了,既然如此,你能挪挪你的大个子吗?总不能让他从1.5.高的沙发靠垫上爬出去?当然,不是说他不能从那儿爬出去,只是姿势不会太过好看。操,说不定抢匪先生就是想看到他那么做。

 

小Stark先生咬着牙气势汹汹地站了起来,他瞪着那双灰蓝色的眼睛,自暴自弃地用一条腿先跨过了沙发的靠垫。

 

“等等。”抢匪先生眨了眨眼睛,不可思议地打量着他因为整个人跨在靠垫上而尤其突出的臀部。

 

见鬼,你非得在我爬到一半的时候发现自己反悔了吗?能让我先把另一条腿也挪过去不?小Stark先生的人生中首次体会到‘悲愤交加’的复杂情绪。

 

不管怎么说,他选择把自己伸出去那条腿收了回来,用眼神示意对方继续。

 

“衣服,扣子。”抢匪先生开口了。

 

What?是他理解那个意思?Tony默默扣了一颗,发现对方没有阻止的意思,那就是了,瞧瞧,一位公德心大爆发的超级罪犯正在监督他扣好扣子。

 

小Stark先生麻木地开始扣自己的扣子,感谢这件衬衫过关的质量,那些扣子都在上面。

 

直到他扣完了倒数第二颗,那双眼睛也没有离开的意思,该不会?Tony让自己二十年来首次扣上了衬衫的最上一颗扣子。可喜可贺,先生,你达成了Jarvis都没能达成的成就。

 

大个子终于从他堵住的地方挪开了一点位置。

 

小Stark先生绷紧了浑身每一根弦,慢慢挪了过去。你可以的,Tony,只需要走过去,不会碰到他,不会碰到他……

 

God,那只金属义肢抓住了他的胳膊,Tony用尽全身力气克制住跳起来的冲动,他今晚的神经已经脆弱得再也经不起任何考验。

 

“抱歉,身体自然反应。”自然反应,哈?那蓝眼睛用称得上无辜的目光看着他,见鬼,他刚刚把那阴郁的目光形容成了无辜。

 

小Stark在自己的手臂被放开过后,以教科书式的逃生速度冲了出去。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166 )

© 阿清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