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清清

目前专注超蝙(cp粉,非单人角色唯粉,不拆不吃all,谢谢!)
漫威因为私人原因可能只会产除盾铁以外的其他铁人cp跟虫绿了。
其他,美苏、米乔、闪鸟
【所有文都放到了随缘居,链接如果失效了,请移步随缘居上搜文名看。】

【冬铁】拒绝向恶势力低头 04 NC-17(黑道冬X阔少铁AU)

Summary:黑道冬对阔少铁一见钟情,由于初次见面的时候产生了一点误会,导致他的所有示好行为都被小Stark误解成了挑衅或者威胁,Bucky觉得自己快疯了。

声明:抽风以及OOC都是我的。

=============

前文:

01  02   03

 

==============

04.

“我们得有一个计划。”Clint惊恐而麻木。

“总觉得你抢了谁的台词。”Rumlow乐于看他惊恐万状。

“你们每人有一次机会。” Bucky面无表情作出最终宣告。

***

“叫我的名字。”

“J……James……嗯……”

Tony喘着粗气从被窝里弹了起来,男人的嗓音似乎还萦绕在耳边,裤裆里粘腻腻的湿润感格外明显。以及,更糟糕的部分……

“早上好,Sir。早餐已经准备好,是在床上享用,还是在餐厅享用?”着装一丝不苟的金发管家掐准了点推门而入。

阳光顺着被拉开的窗帘照了进来,Tony不得不眯起眼睛,身体的疲软感让他只想再次倒进被窝。“我会到餐厅吃,现在能让我再躺一会儿吗,Jarvis?”

“Pepper女士拜托了我,务必在十点之前让您起床,十点四十你得出席一个会议,那本该定在九点。但考虑到您的作息习惯,我建议Pepper女士把它改到了十点四十。”管家先生从洗漱盆里拧起一块毛巾恭恭敬敬地站在床边。

该死,“我发誓,我会自己收拾好,去参加那个见鬼的会。”

“鉴于您有过太多的前科,我坚持亲自帮您梳洗。”

“God,我今年二十三岁,不是三岁,Jarvis。”

“显然你的生理年龄并没有与你的行为模式同步,Sir。”

“Please,就只是出去,Jarvis,我今天不需要你的帮忙。”

管家先生沉默了几秒,随后开口,“这一幕似曾相似。大约是9年前,当时您十四岁,有那么一段时间每天都拒绝我的梳洗服务,而我一周后从您堆满床底的床单上推测出了您到了青春期。”

不,别说出来……

“您当时正如大多数初到青春期的男孩一样,正处于对梦遗感到羞愧的阶段。而您现在的行为模式,与当时如出一辙。”

Tony自暴自弃地接过了管家先生第三次拧干的手帕。

***

他确定这次不是他的错,Tony唯一能从自己身上找出的问题是他最近糟透了的运气。短短半个月内连续遇到同一个抢匪三次,也许,上帝恨他。

不,这不是最操蛋的部分,哦,God,头一天他在一个男人手里射了,第二天清晨,他梦到同一个男人并梦遗了。

Tony绝望地把头磕在面前的玻璃上。

是的,他爱美人,美人爱他。天知道,那是个男人,一个抢了他两次的抢匪,他甚至不是金发……

尽管他身材辣透了,哦,对,还有那条酷毙了的金属义肢,脸蛋也该死的俊美,眼睛是他喜欢的蓝色,略微偏灰。遇见的几次,他总是一身深色,当然,如果配上更鲜艳的色泽,哦,也许,红玫瑰是不错的选择。想想那只金属义肢捧着一束鲜嫩的红玫瑰,他阴郁而偏白的脸色会被那色泽熏染得红润,他的眼睛依旧会是那样平淡无波,也许有些阴郁,但不妨碍人们被它吸引,Tony甚至能从窗户的玻璃上清晰看到那个影像。

他会用那样的嗓音叫他,“Tony。”

操——

Tony把刚被推开一个缝隙的窗户用力合上,正好夹住了伸进来的红玫瑰的花苞。

“Tony,让我进去。”

“该死,Clint,拉住它,老大快掉下去了!”

“见鬼,我正在那么做。我就说了应该用梯子,而不是绳子,并非人人都是蝙蝠侠。”

“需要提醒吗?这几乎是全纽约最高的大厦,去你的梯子。”

“说来说去都是Rumlow你错,见鬼的恶俗红玫瑰,以及过时的爬窗户求爱,你以为这是莎士比亚戏剧吗?”

“操,至少我提供了一条方案,乞丐都知道红玫瑰代表一心一意的爱以及真心。”

“值得纪念,我们见证了老大的真心跟爱被一扇窗户夹碎的一刻。”

****

“最重要的不是求爱方式,鉴于对象是一个男人,尤其是一个超级有钱人,我认为我们应该采用一种直接而高调的方式。”Clint胸有成竹地把一块小甜饼塞进嘴里。

Bucky环着手臂看着Clint。

“说说看。”Romlow替他问了出来。

****

“Boss,兄长,我认为你们得出去看看。”小姑娘Friday匆匆走进休息区。

“Friday,我以为我从小就教导你,淑女应该随时保持优雅。”管家先生皱着眉不赞同地看向自己的妹妹。

“那个问题暂时不重要,我们被包围了。”

Tony被嘴里的甜甜圈噎了一下,Jarvis及时给他递上一杯牛奶,“我恨牛奶,Jarvis。”

“所以,从青春期以来,您体内钙跟磷的含量总是不能满足机体需求,这导致您的骨骼发育的完成度无法再赶上同龄人。”

“我听出来了,你在嘲讽我的身高。”

“当前主要问题并不是抓我话里的毛病,Sir,Friday刚刚说了,‘我们被包围了’。”

“我以为这是常有的事,媒体小报记者们总那么干。”

“他们穿着黑西装,至少媒体记者们从没那么统一过。”Friday补充了一句。

“好吧,好吧,我们出去看看。”

哦,好极了,黑西装军团。Tony揉着眉心走出电梯,最近他的生活精彩得难以想象。

“他出来了,该死,站好!伙计们!”一个金发青年自以为小声地指挥着,“我会开始读秒,到三的时候,全部喊出来。”

“对面的Stark听着,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这是来自Winter Soldier爱的告白。再说一次,这不是演习。三,开始!”

“Every night in my dreams

I see you,I feel you

That is how I know you go on

Far across the distance

And spaces between us

You have come to show you go on

……”

“哥哥,Boss吩咐过有特殊情况我们可以启动紧急预案,或者选择报警。”

“事实上我察觉到了Sir的异样,但我放任自己不去深究。Sir十四岁那年面对同样的状况我没能守护好他的贞操,那让我遗憾至今。而现在,他们已经在Stark大厦门前演绎泰坦尼克了,尤其他们把一条音轨上的音符唱跑成了差不多一个三维空间,我不会让历史重演。”管家先生始终平静而一丝不苟。

“但你需要明白,现在你手里的东西足够轰了半个纽约,哥哥。”

“你是对的,Friday,我也许考虑欠佳。”管家先生扔了手里的重型机枪,掏出了另一把替代品,“Sir的最新研究,我们没能找到适合的实验机会,这正是个难能可贵的契机。”

“如果我没记错,那东西的破坏范围评估至少是三个纽约那么大。”

“对,半个纽约的火力的确不够。”

“冷静点,哥哥,相信我,你需要的只是一把拖把。”

——TBC——

碎碎念:填坑~

评论 ( 23 )
热度 ( 126 )
  1. 吹海总的袁非阿清清 转载了此文字
  2. 吹海总的袁非阿清清 转载了此文字
  3. Hypnos阿清清 转载了此文字
    本来想夸鹰叉的建议蠢萌蠢萌的,但是看到最后,我选择把本章最佳颁给Jar【doge】

© 阿清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