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清清

目前专注超蝙(cp粉,非单人角色唯粉,不拆不吃all,谢谢!)
漫威因为私人原因可能只会产除盾铁以外的其他铁人cp跟虫绿了。
其他,美苏、米乔、闪鸟
【所有文都放到了随缘居,链接如果失效了,请移步随缘居上搜文名看。】

【盾铁】【ABO】先入为主 01 (偏见梗)

Summary:Steve觉得自己能与大部分人相处融洽,很少有人能让他产生明显的负面情绪,看起来Stark成了那少数人之一。

 

亿万富翁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进入公共休息区,他眼底严重的青黑让他看起来有些像是重病的癌症病人,这是他的常态,Steve不愿去猜想关于花花公子夜生活颓废那部分。

 

其他人的谈话在Stark进入公共休息区后告一段落,只有Clint,弓箭手总会自来熟地跟所有人相谈甚欢:“铁罐,你又熬夜了?让我猜猜,彻夜狂欢?”

 

亿万富翁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Steve皱眉的样子大概过于明显了,引得Natasha都不由自主看了他一眼。

 

Steve不着痕迹地管理了下表情,他同时又为自己明显到已经不容忽视的负面情绪感到羞愧,成熟点,Rogers这可不像你,别人的生活你无权置喙,至少别用你的价值观审判别人,无论那让你有多无法接受。

 

弓箭手又说了一句:“我们正在讨论关于Cap生日派对的事情,你要加入吗,铁罐?”

 

别,最好别。对于派对这个词与Stark联系在一起,Steve总有不好的联想,想想在生日那天被一打衣服少到犯罪的女郎包围的场景,Steve打了个寒颤。他不能保证如果Stark连他的生日派对也毁掉了,他是否能克制住不把那些隐藏于他心底的可耻的阴暗情绪表露出来,他用上忧心忡忡的表情抢先问了一句:“如果你实在抽不出时间的话,没关系的,Stark。我们只是想把那办成一场小范围的家庭聚会一样的派对。”

 

对,家庭聚会,你最好理解了这个词所代表的意思。

 

“Cap的生日?”亿万富翁看起来正在尝试努力抬开眼皮,他发出了一连串问句,“哪天来着?7月6号?”

 

很好,感谢他并没对Stark能记住他的生日报多大希望。

 

“认真的,铁罐?7月4日,明天,我记得我们在周一分析会后提到过这个问题。”

 

“周一?操!”亿万富翁粗鲁地骂了声脏话(Steve因此又皱了下眉),“好吧,好吧,我当然会来,我准备了一份无以伦比的礼物,我猜。Jarvis,帮我联系Pepper.”

 

Steve不知自己更该为自己感到不公平,还是该为Miss Potts感到不公平。那位金发女士,友善而极富魅力,他不明白优秀如那样一位女士为什么心甘情愿容忍Stark的这样一位上司,原谅他用了容忍这个词,也许Stark的确是位天才,但同时具备了坏脾气、刻薄、管不住嘴这些特质,除此之外他似乎是个麻烦精体质,涉及到Stark,仿佛任何事情都会变得复杂。所以,他不明白为何会有人表现得对他不离不弃。

 

话说回来,说到礼物,希望上帝可怜可怜老年人的心脏。

 

Tony糟透了,他的发情期开始于周一晚上,反派们不挑日子的狂欢让他甚至没能赶上用一针抑制剂补救一下。整整三天,他被汹涌的情潮折磨得几乎死去,他现在筋疲力尽。至于Steve的生日,是的,他忘得一干二净。

 

******

 

“不,你不能给Steve买下一条画廊,Tony。”

 

“好吧好吧,你可能没意识到,目前为止你已经否定了我的差不多十个想法,Pepper。”

 

“但凡那十个中有一个不那么疯狂,我们早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该死……”

 

“不得不说,Tony,鉴于你这次没混蛋到完全不过问就把挑礼物这事都甩给我,我很愿意提供一点建议。”

 

“你总是最好的,Pepper。”

 

*****

 

Steve发自内心感到高兴,他的派对定在一间风格别致的小餐厅里,复仇者们(除了Stark)联合起来给他手工制作了一个大蛋糕,上面的奶油彩绘据说是参考的那幅他自己为复仇者们画的全体肖像,尽管他在他们的再三提示下才猜出那大片红色跟绿色分别代表雷神的披风跟Hulk的上身。

 

Clint在早上把一份小礼物塞进了他的手里过后就因为任务上的事匆匆离开了,不得不遗憾缺席。除此之外,说起来,他几乎一整晚都没见到Stark,也许亿万富翁承诺参加他的生日派对只是随口一说,但他得承认这让他松了口气,不必为了或古古怪怪或令人尴尬的礼物提心吊胆,也不必因为Stark不得体的言行而与之针锋相对。

 

这份愉悦持续到了凌晨,这一夜他允许自己晚睡,尤其到最后被他自己带来的佳酿灌醉的Thor乐于缠着他逮住的每一个人跳舞,Steve也中招了一次,他跟醉鬼花了几分钟在舞池里互踩对方的脚,最终,实在看不下去的Natasha解救了他,感谢,寡妇。

 

他们回到大厦已经过了午夜,Steve确保每位复仇者都进对了房间才拖着脚步回自己的房间,在走廊里,他最先感觉到的是一股浓烈的香甜的信息素的味道,类似于蜂蜜小甜饼,这理应属于一个Omega,可Steve确定,复仇者里没有Omega,他因为过于疲倦而有些迷迷糊糊的脑袋一瞬清醒过来。

 

他看到了一个衣着凌乱慵懒的Stark,他的头发大部分看起来因精心打理过而服服帖帖,但有丝不听话的散了下来,领结也被扯得七零八乱。尽管如此,这些颓废却没有折损他的风采,反而让他多了些无法言喻的魅力。Steve毫不怀疑大部分人都会被这样的Stark吸引,同时这也是令他最无法接受的一部分,关于滥用魅力把所有示好照单全收的花花公子做派。

 

Steve觉得他大概能猜到Stark发生了什么,所以他缺席自己生日派对的原因是因为一个Omega?这很符合Stark一贯的行为模式,一个滥交私生活糜烂的Beta花花公子的作风,Steve不得不克制住别让一种并不高尚的情绪的在心中滋生,或许可以称之为对另一个人产生的嫌恶情绪,Steve 对此没有经验,他从没对任何人产生过类似情绪,就算是乐于触犯制度底线的反派们。

 

花花公子看到他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眼前一亮,这让Steve感到有点不情愿,看起来这一天不会从头到尾都那么完美。以及,他至少得得体地打个招呼。

 

“Cap?谢天谢地,我终于等到了你。”

 

“等我?”

 

“对,关于你的生日派对,我很抱歉我答应了却没到场,我太忙了,你知道的,我得处理很多事情…”

 

他在亿万富翁语无伦次地说些废话的中途选择打断了对方,也许亿万富翁并没意识到他身上Omega信息素的味道会让一个Alpha受到些影响,感谢Steve是个拥有四倍自制力的Alpha,“所以,你是有什么必须得现在告诉我的或者其他事情?”

 

“哦,抱歉,我是想说,生日快乐!作为最后一个给你的祝福。”亿万富翁一手抄在兜里,一手从后面伸出来把一个包装精致的书本大小的礼物盒递到了他面前,他似乎在刻意表现得镇定。

 

“虽然现在看起来已经过了凌晨,我还是得说,谢谢。”Steve有些忐忑地接过那个盒子,希望别是什么古怪的东西才好。

 

亿万富翁看起来有些懊恼,他开口询问Jarvis时间并被告知的确过了零点,亿万富翁抬头看着他貌似欲言又止,最终他只是有些有气无力地给Steve道了晚安。

 

Steve再次松了口气,那份礼物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古怪创意,而是一本精选的画册,Steve不得不承认自己甚至有些喜欢,他猜想这或许应该归功于那位善解人意的Potts女士,他不认为Stark会有这样的品味。

 

他不得不再次为自己的内心的阴暗面感到羞愧,别这样,Rogers,至少他记得送了你礼物,还给所有复仇者提供了住所。就算他与你大部分观念不和,但他理应值得你的一份尊重,作为同事,或者作为一位普通朋友。

 

****

 

Tony这一天毫无疑问又是糟透了,Clint在上午慌慌张张跑来敲开他的卧室门,带着一身甜腻腻的信息素味道,他大部分还在睡梦中的大脑被弓箭手关于他自己是个Omega的宣告轰得几乎当机。

 

好吧,他可没想到复仇者里还有其他成员跟自己保留着相同的秘密,无论如何,他明白Clint的顾虑。弓箭手在向他求助,毕竟Tony现在是复仇者里目前唯一的一个‘Bata’。

 

Clint对他自己松懈的态度简直让Tony恼火,他仅仅向Tony要求一间房间、足够的食物饮用水供应以及性  玩具。

 

Tony黑着脸故意用上了威胁的语气:“如果你真的想要寻求我的帮忙,那么最好一切都听我的。”

 

他无法想象Clint这么多年都是如何让他自己度过这个的。

 

他躲在隔间偷偷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给那个进入发情期的Omega一些温和的安抚,并在Clint亮晶晶的眼睛看向他的时候,不太自在地告诉他,那是他合成的一种人工Omega信息素,与真正的信息素功能完全重合。

 

每隔十分钟他会进去给弓箭手换一些毛巾,并协助瘫成一团的Omega补充一些水分以及流食。

 

直到凌晨时分,Clint第一次清醒了过来。

 

他总算能把他的一部分注意力分到他今天的另一件事情上,Steve的生日.

 

不出意料,他完全错过了派对。

 

他为今天计划了一整个流程,根据Pepper的建议,他们会在一起享用了美好的午餐过后去参观美术馆,他们会有一个下午可能腻在一起随便谈论些什么,Tony会努力收敛自己全部的刻薄,派对的时候Tony会装醉缠着老年人来一支舞,幸运的话,他还能趁机偷得一个吻。一本正经的大兵一定会再也挂不住严肃的表情,也许,Steve会因此而脸红,那他就能用眼睛把那可爱的景象记录下来了,作为他对于Steve的私人收藏里独家珍藏的一部分。

 

可现在,所有的计划都已经付诸东流了。不,他至少得把礼物送出去,作为补救。

 

Jarvis告诉他Cap已经进入大厦,他靠在走廊墙面上等着Alpha走过来。

 

Steve唇角带着舒心的微笑,蓝眼睛因微醺而有些朦胧,也许是玩得过于放开,他总是打理得一丝不苟的金发三三两两散落下来在眼睑处撒下细碎的阴影,那让他性感得不可思议。除此之外,他看起来满足而幸福,是的,那是一种与Tony无关没他参与的美好情绪。

 

与Steve相比,Tony为自己当前糟糕的状态感到不自在,他的西装上全是褶皱,发型乱得有些可怕,疲惫让他思路堵塞,以至于脱口而出的话有些语无伦次不知所云。

 

Cap接过了他的礼物,并礼貌而得体地向他表达了感谢,尽管他送出礼物的时间已经过了零点。

 

他突然有种脱口而出的冲动,关于他那些难以言说的心思,那是Steve,如果他说出来的话,也许……

 

他们花了过于长久的时间来对视,那磨尽了他本就不多的勇气。

 

他不能假装自己看不懂,那双蓝眼睛传达的是疏离以及拒绝靠近。

 

Tony死死地咬住了嘴唇防止自己把一些不合时宜的话脱口而出。无论他内心有多渴望接近,显然这是他们之间应有的最近的距离了。

 

有些人也许他终其一生也无法靠近。

 

Pepper,他金发的CEO,罕见都给了他一个温柔的拥抱:“这世上大部分人都习惯流连于表象,他们会为他们错过了认识真实的Tony Stark而遗憾,他们没有那份荣幸。”

 

“我得让Jarvis记下今天这个日子,‘Pepper说了她这辈子最有分量的实话’纪念日。”亿万富翁无精打采地宣布。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223 )

© 阿清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