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清清

目前专注超蝙(cp粉,非单人角色唯粉,不拆不吃all,谢谢!)
漫威因为私人原因可能只会产除盾铁以外的其他铁人cp跟虫绿了。
其他,美苏、米乔、闪鸟
【所有文都放到了随缘居,链接如果失效了,请移步随缘居上搜文名看。】

【盾铁】【ABO】先入为主 02 (偏见梗)


Summary:Steve觉得自己能与大部分人相处融洽,很少有人能让他产生明显的负面情绪,看起来Stark成了那少数人之一。

 

=================

前文:

01

=================

以下正文:


02.


Natasha又开始积极地给他张罗相亲的事,女特工也许是认为开展一段亲密关系更有助于他尽快融入这个时代。


Steve对此有些哭笑不得,但又感动于女特工的那份心意,十三号特工是唯一一位与他相互留下了联系方式的对象,那位女孩身上有一种让他熟悉的气质,正如当年佩姬给他的感觉,后来他总算知道了那种相似感源自何处。


曾经英姿飒爽的女特工已经垂垂老矣,他握着佩姬的手送了她最后一程,Sharon撑过了整个葬礼仪式过后,最终在他怀里哭的泣不成声。


Steve感到茫然若失,霍华德鲜活的笑脸、Bucky没正形的军礼、佩姬灼眼的红裙恍若昨日,一梦七十年,他终究被单独遗落在并不属于他的时代里,无法融入无法脱离。


Stark看着他,亿万富翁的表情从局促不安向阴沉转变,他最终用了一个尖锐的比喻做了开场白,Steve疲惫不堪,他没剩余的精力与Stark争吵,他现在非常需要一个人,哪怕一会也好。


他的不吭声似乎是进一步激怒了Stark,亿万富翁环着双手堵住了他的去路,他用一大段极其刺耳的语言讽刺了一遍他身上的气味。


如果平常,Steve也许能和平解决这个,但不是现在,尤其在亿万富翁那些隐喻字眼里出现了‘婊子‘这个词以后,Steve气疯了。疲惫,失落,悲伤,难堪,难以置信多重情绪一齐涌上心头,他成了个被点燃的火药桶,而Stark毫无疑问是那根引线。


那之后的很多时候Steve回想起那一次争吵,依旧会为那天自己脱口而出的许多话的伤人程度感到吃惊。


Stark倔强而受伤的大眼睛,仿佛挂了水珠的轻颤的长睫毛,成了他那天最后的记忆。


花花公子也许从内到外都腐烂且堕落,但不得不承认他有双近乎童真的大眼睛,尤其那双眼睛沾染上悲伤的时候,Steve承认,他无法克制感到内疚。


假如Stark稍微不那么混蛋,看起来这似乎是个奢望。


他不会因此而道歉,至少不会是先道歉那个。


***


他没等到任何解决矛盾的机会,那之后,Stark似乎就从头到脚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几乎每一天,只要他进入Stark的视线范围,亿万富翁会尽其所能对他冷嘲热讽,他们会在任何时候突然激烈地争吵起来,尽管Steve不断提醒自己别因为一个混蛋把自己也变成混蛋,但Stark总有把他气疯的本事,他们像两只互不相让的公鸡,以语言为利器,互相把对方弄得伤痕累累鲜血淋漓。


那些道歉的想法也随之被丢到了心底最深处,Stark不配让他那么做。


复仇者们对他之间的火药味感到不堪其扰,连Natasha甚至都私下问过他是否有什么地方戳到了Stark的痛处,女特工不知道问题并不是出在他身上,她也许该去问问Stark,至少Steve也没能弄清楚自己被对方如此针对的原因。


也许,事实只是他们相互嫌恶,只是现在多撕破了一层脸皮而已。


他本以为Stark至少该有点脑子,不会把私人情绪带到战场上,毕竟对方被称为天才,可每一次战斗他不仅故态复萌不听指挥,有几次甚至故意做出与指令相反的举措。


他们之间的战火从私人生活中蔓延到了工作上,他们在每次作战后激烈争吵,有时直接开始于作战中途。也许是他们的情绪也同样感染了其他人,每个复仇者的都多少变得有些阴晴不定,怒火一触即发,有一部分体现在了战场上,新闻里也开始出现关于复仇者作战手法是否过于残暴的讨论。


那天他们遇上一次罕见的大规模袭击,他们战斗得有些吃力,Stark甚至无暇分神与他争吵。



直至战斗到了尾声,Ironman突然不管不顾往一栋被破坏得摇摇欲坠的建筑物冲去,以他的速度,Steve怀疑他会把自己撞残也不一定,他在公共频道里疯狂的呼叫Stark的名字,试图让那个疯子停下自杀式的举措,毫无用处,Hulk的追赶也没能赶上Ironman的速度。


在那个金红身影足够接近楼房的时候,他们眼睁睁看着那栋建筑物轰然坍塌,Ironman的身影消失在灰尘中。


Hulk跟Thor疯狂地在残垣断壁中挖掘,三分钟后公共频道里传来一点声响,亿万富翁用着戏谑的语调在里面说:“退开点,伙计们,否则我就真的出不来了。”


稍后,建筑物的残骸被一道巨大的斥力光束从下而上冲开,亿万富翁在接近两米深的坑里对他们露出张扬的笑容,Steve所有的咆哮都卡在了嗓子眼里,他看到Ironman侧着的手臂里护着一个女孩。


姗姗来迟的救护人来女孩做全身检查,小家伙可真够幸运的,几乎被一整栋大楼掩埋了,可她却毫发无损。


Ironman咬着牙接下了鹰眼的一个拳头,随后毫无预兆突然倒在地上,Jarvis协助他们脱下了大部分Ironman的盔甲,之所以是大部分,是因为剩下那一块插在亿万富翁的胸腔里。


Steve眨了眨眼睛让它们别那么朦胧,他得是所有人中最冷静也是唯一保持冷静的一个,因为就连Natasha也暴躁得不断骂着脏话。


他抱着IronMan上了昆式飞机,是的,公主抱,希望没人在Stark醒来过后告诉他这个,否则亿万富翁又该暴跳如雷了。


Steve怀疑他们刚好遇到了整个系统里最不敬业的一位随行医生,因为那个中年人所有的止血手段全都不起作用,亿万富翁的鲜血把Steve的制服染得比Ironman的盔甲还鲜艳,这下Stark总不会嘲笑他把星条旗穿在身上了吧,他们现在同属一个色系。


感谢Bruce,他从没这么快从Hulk状态恢复过,温和的博士从他发软的手里接过了亿万富翁把他放在白色床单上,对比起来,亿万富翁的脸色都快赶上床单的颜色了。


Sreve被赶到了手术室外,他盯着指示灯微弱的光芒不敢眨眼,这让他想起小时候母亲值夜班协助手术的时候家属们等待在手术室外的样子,他现在正在体验同样的心情,害怕灯灭后等来的结果是自己无法承受那个………


有人过来问了他什么,他茫然地摇头,他只记得他还欠Stark一个道歉,关于那些伤人的话,关于他对一位理应获得他尊重的队友不公平的偏见,关于一切。


对了,他甚至从没告诉过Stark那份生日礼物他很喜欢。


——TBC——


碎碎念:发现评论区大家都在心疼Tony,但有几位“被虐得好带感”是什么鬼?我郑重宣布,这是正经的甜文,欲扬先抑那种~


评论 ( 22 )
热度 ( 165 )

© 阿清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