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清清

目前专注超蝙(cp粉,非单人角色唯粉,不拆不吃all,谢谢!)
漫威因为私人原因可能只会产除盾铁以外的其他铁人cp跟虫绿了。
其他,美苏、米乔、闪鸟
【所有文都放到了随缘居,链接如果失效了,请移步随缘居上搜文名看。】

【盾铁】【ABO】先入为主 03 (偏见梗)

Summary:Steve觉得自己能与大部分人相处融洽,很少有人能让他产生明显的负面情绪,看起来Stark成了那少数人之一。


=================

前文:

01   02

=================

以下正文:

03.


Tony实在不愿醒来,他太累了。但很多很多声音交织在他耳边毫不停歇地吵闹,不愿给一个刚拯救完世界的超级英雄一枕安眠的时间。


他最终只能不情愿地睁眼,在他睁眼的同时,那些声音像是约好了一样一瞬间一起消失了。


视线由模糊变得清明,几双眼睛让他目不暇接不知道该先对上哪一对比较好,一个陌生的白大褂老头子拯救了他,他大声呵斥开了所有针对Tony的视线攻击。


白大褂老头表情严肃地翻开一个蓝色档案夹飞快用笔记录下了什么,那期间他鼻梁上那副厚得惊人的眼镜一直试图往下滑,Tony真的太想帮他一把把那往上推一推了,如果他稍微有一丝能动弹的力气的话。


老头子终于完成了记录,他紧锁着眉头凶狠地瞪了他一眼:“下次再这么玩命的话,就别往我这儿送了。要知道,火葬场那边可比这儿清闲得多。”


真是个尖酸刻薄的老头子,Tony试图翻个白眼,但眼皮并不怎么听话,他迷迷糊糊地再次陷入黑甜乡。


***


第二次醒来的时候,他第一眼看到的是Steve,他不由自主闭上了眼睛重新睁开一次,也许他在内心肖想过的Pepper的男人形象正好跟金发大兵重合了,他看错了,那绝对是Pepper。


可再一次睁眼,他发现那的确还是美国队长。那让他感到疑惑,要知道他们之间水火不容,昏迷前他们正处于一段见面就会用口水相互把对方淹死的关系中,Steve本该对他避之不及才对。


地狱的布局看起来跟医院简直一模一样,这可真有点吓到他了,但他没办法说服自己这位长得像Cap的是个恶魔来着,所以他认为他应该是到了天堂。


Steve有些好笑,“不,这不是地狱,也不是天堂,你还在人间。”


好吧,他说出来了。


“那么,我是在做梦吗?梦见Cap我能接受,但医院?话说回来,既然是我的梦的话……”


为什么梦见我你能接受?Steve有些纳闷,天才征用一种微妙的近乎期待的眼神看着他,那可真是……


“你没动?”天才皱眉。


“什么?”


“我刚刚想让你在梦里给我个吻来着,可你没动。”


哦,吻……不对,这根本不是梦。


“天,你脸红了,我想象过这个场景,但我还没来得及让你在我的梦里这么做来着。随便,说起来我觉得自己动不了,以及我的肺那块像是被塞了十公斤锈铁,可真是太疼了。不,这不也重要,我有翅膀吗?我好像感觉不到……”


Tony闭嘴了,他梦中的Cap弯下给了他一个拥抱,动作轻柔得好像他是世上最易碎的玻璃。老天,这可是独属于美国超辣队长的温柔的拥抱,尽管只是在梦里。


“Cap,你闻起来像一颗没腌好的咸菜。”认真的?他在梦里说这个?


“哦,我很抱歉Tony,希望没熏到你,要知道我几乎三天没洗澡了,由于你除了第二天睁开眼睛过后一直没再醒来。正如你说的,一颗没腌好的咸菜。另外,我得告诉你这不是梦,你不能动是你在恢复期,你也并没有长出翅膀。”金发大兵看起来不太好意思,天,他是又脸红了吗?等等,Tony?


“这不是梦?”Tony重复了一遍。


“对,这不是梦,你在现实里,天才。”


“你刚刚抱了我,还叫我Tony。”


“哦……抱歉,这么多天第一次看到你好好的,我有些过于激动。关于称呼那部分,我认为……我可以那么叫吗,Tony?”


“Cap,你能先转个身走出去,从外面把门关上吗?别误会,我觉得我可能需要自己待一会儿,就一小会儿,我保证。”


Sreve看起来有些迟疑,“如果这是你的要求的话……”


耳边传来关门的声响,上帝啊,假如Tony能动的话,他一定会就地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瞧瞧,他刚刚说了些什么?


而Sreve,哦,天,他当面向Steve表达了索求一个吻的意愿,他真那么干了……


***


三天以来,Ironman的情况忽上忽下,主治医生的脾气坏透了,但不得不承认他是位敬业的长者,无论他态度恶劣到何等程度,只要他能还给这个世界一个活生生的钢铁侠。


Stark工业的股票毫无疑问受到了毁灭性的冲击,Pepper忙得焦头烂额,同时还得兼顾病床上的他的老板,那位金发女士坚强得让人心疼。


Steve主动提出愿意留在医院照看钢铁侠,Pepper看着他良久,并没有对那个提议表示出任何赞同或是反对的意见。


Steve还是留了下来,曾经意气风发的亿万富翁了无生气地躺在床上,除了沉睡不醒以外唯一的举动就是在睡梦中焦躁地试图抓住什么,Steve大多数时候选择把自己的手递给他,那会让小个子男人稍微安定下来,尽管他还是会皱着眉一直梦呓‘好痛‘之类的只言片语。


Steve没有一刻停下祈祷,但除了眼眶发红以外,他从没让自己流下过一滴泪,泪水是留给逝者的,而他的队友一定会醒过来,他坚信这一点,所以他不允许自己流泪。


感谢上帝听到了他的祈祷,Ironman醒过来了。


尽管天才醒来唯一关心的是他自己到了地狱还是到了天堂,稍后还以为他自己深陷梦境,天知道天才辨别梦境与现实的方法居然是他的吻?


他拥抱了Tony,只有那样他才确信的队友真的回来,Tony并没选择残忍地抛下他们。


Tony形容他像一颗没腌好的咸菜,他当然不知道在他没醒过来的时间里,Steve可完全没有任何打理自己的闲心以及时间。在被他拥抱后,Tony瞪大了眼睛,用像小孩子看见魔法生物一样的眼神看着他,那让Steve有些不好意思,他应该提到过,Tony的眼睛,他以前就不太会应对那个。


好吧,Tony似乎非常在意Steve对他的称呼问题,也许他需要点时间适应这个。


无论如何,Tony醒过来了,那是最重要的。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144 )

© 阿清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