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清清

目前专注超蝙(cp粉,非单人角色唯粉,不拆不吃all,谢谢!)
漫威因为私人原因可能只会产除盾铁以外的其他铁人cp跟虫绿了。
其他,美苏、米乔、闪鸟
【所有文都放到了随缘居,链接如果失效了,请移步随缘居上搜文名看。】

【盾铁】该死的魔法(女体铁 微寡鹰 奇怪的小甜饼一发)

Summary:Tony中了魔法,变成了个姑娘。

以下正文:

那道光束击中他之前,Tony预想过或者血液被抽干,或者直接被烧成焦炭,或者幸运点的话仅仅重伤不治的程度,但看起来反派们永远能给他惊喜。发生变化的是他的身体,首先是胸部膨胀挤在本应合身的盔甲里侧让他几乎喘不过气,下半身让男人引以为豪的部位变得空荡荡的。

“Holy shit!”那种不好的预感在Tony听见某个更尖利语调更高的声音伴随着自己的咒骂声同步发出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你们听见那个了吗?”鹰眼小心翼翼地在公共频道里问。

“很明显,每个人。”

***

Tony坐在厕所的马桶上,他绝望地把脸埋在自己双臂之间,这个动作让他过长的海藻般卷曲的长发跟着垂了下来盖住了他的手臂,不,或许现在应该是‘她‘。

如果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没那么具有性别指向性的话,Tony实在不怎么想面对他变成个娘们这个事实。她腹部,肚子以下,刚刚失去了一个部位以上的地方正在发出一阵难以形容的疼痛,与此呼应的是她的下面,刚刚多出来的器官,那里正有什么倾泻而出,长流不止,是的,Tony觉得她已经流出了一条血河,它们仿佛没有终止的时刻。

如果每个女人会有三到五天的时间来经历一场血流成河,而且每个月必须经历一次,哦,天,Tony对另一种性别肃然起敬,她们怎么能每月忍受一次这个?

“Jarvis,做点什么,我需要点止血的东西,女人们专用的那种。”

“Sir,只有Mr Rogers回到了大厦,其他复仇者们决定就近用餐。顺便一提,Mr Rogers一进入大厦就询问了你的位置,他大概会在30秒后进入这里。”

“Tony,你在里面吗?”Steve没来得及换下制服,Tony落荒而逃似的飞回大厦过后,他随后就赶了回来。他的队友一定发生了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以及公共频道里那道古怪的嗓音,好吧,Steve承认,他的内心有那么一部分真的太想亲眼看看Tony身上发生了什么,他保证,至少95%是出于担心,别在意那5%的好奇。

“Steve,我很好。”他的队友隔着门板回复他一句,那嗓音比起刚才显然是被刻意压低了,但依旧不正常,听起来那并没有钢铁侠的嗓音那般低沉富有质感,甚至并不像是属于一个男人的嗓音,它如此柔和,如此细腻,隔着门板甚至让人难辨雌雄,或者更偏向于一个女性的嗓音。

“Tony?我想我需要亲眼看看你才能下结论。”这同时也在说服Steve自己,是的,他只是为了确定Tony没有再次任性,Tony总是隐瞒伤病,前科累累。

“事实上,Jarvis已经联系了Pepper,我确定她很快回来,她会帮我的。Cap,话说回来,你难到没发现,你现在正在女用洗手间来着?”

“哦…”Tony的前半句话让他胃扯痛,后半句让他生出些羞愧感,不过这些都不能阻止Steve思考,“Tony,你为什么一回来就钻进了女用洗手间?为什么只有Pepper能帮你?如果你愿意说来,你知道的,我同样会竭尽所能帮你。”

“Come on,别问…我不能,不想,难以启齿,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我的队友们除了你都认为比起确认他们共同的伙伴身上发生的问题,显然进餐更为重要。我现在坐在一个女用洗手间的马桶上,血流不止,甚至没人给我一个止血的,女人需要的那种东西,哦,天,我也不太清楚我在说什么。”

“所以,你受伤了吗,Tony?你在流血?你需要止血的,女用的?”Steve压制住内心涌上来的担忧,柔声问。

“不,我没受伤,大部分是你理解的那样。我说了你帮不了我,Cap。”

“如果那是你需要的,我可以。记得吗,我习惯在我的贴身备用包里准备一些物品,以防万一。”Steve打开了自己的贴身包翻找着什么。

“连那个你也准备了?”

“要知道,我们的队伍里可不止有男性成员。”Steve的嗓音中充满了笃定。

Tony从她的双臂间勉强地抬起了头,虽然 Steve的话里面传达的讯息让他感到有些怪异。

“Tony,我不会要求你开门,我会从门缝下面递进来。你看到了吗?”

果然,厕所隔间门的下面伸进来了一个小巧的,粉色的,印满Hello kitty脸的止血贴。

“OK绷带???”Tony突然拔高的尖叫声不止吓了Steve一跳,也吓了他自己一跳。

***

“如果你们不再都用看着史前怪物的眼神看着我,我觉得我会感觉好一点。”钢铁女侠忧郁地捂着脸靠在沙发上,她柔软的棕色长发无精打采地搭在他肩膀上,男款的暗红色衬衫其他地方都显得宽大,唯有胸部那块紧得惊人,她稍微动作总让人担心衬衫的第三颗扣子就那么崩开了。

Steve拿了一条蓝色毛巾被盖在了Tony身上,变了性别的亿万富翁对此倒没发表其他意见,她顺从地把自己整个身体缩进了那条薄被里。

“生理机能正常,如果是魔法的范畴,我们对此已经有过无数次经验,就拿Cap长出松鼠尾巴那次来说,它们都具有一定时限性,或者需要某个触发点作为解除契机。目前看起来,它并没有对Tony的身体造成明显的危害。”

“不,我确定我在不断失血,而且我感到暴躁。”

“那是因为你到了生理期,Tony。女人们在生理期总会感到暴躁,失血让她们长时间处于低血压状态。”

“是的,生理期,你们难道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钢铁侠有了生理期,我他妈变成了个娘们。”

 

“Tony,别说脏话,我们正在想办法解决这个。”Steve插嘴了一句。

“而你关心的依然只是那个?脏话,Rogers?”

好吧,枪口彻底转向他了。

***

“复仇者里两种性别的确该均衡一下了,也许唯一不适应的只有Cap,你该看看他盯着铁罐的眼神。”

“说起来Tony女性的样子的确是Cap会喜欢的类型,我看过记录片,Peggy,有一定证据表明,Cap沉睡之前正在与那位女士发展一段关系。”

“Well,我听见有人提到了我。”钢铁女侠揉着乱糟糟的棕发走了进来,直奔咖啡机。

“Um……事实上我们正在讨论一个问题,首先是你,当你变成了个娘们过后胸围嘣地胀成了两个地雷。我认为如果Cap变成了一个娘们,他的胸围至少得是个排球,而Bruce坚持认为ru  房的成分是脂肪而不是肌肉,所以他觉得Cap 最多只有两个馒头那个大。”

此时,胸围傲人的另一个话题对象顶着满头汗水以及运动后泛红的脸蛋进了休息区,所有人回头打量着那个不断起伏的轮廓明显的成分几乎全为肌肉的大胸。

“怎么了?”Steve疑惑地看向正睁大眼睛看着自己同时在抿咖啡的钢铁女侠,对方的后一个行为让他皱起了眉头。

Tony在Steve说出点什么之前抢先开口:“Clint表达了对私下偷穿女士胸衣的喜爱,他试图委婉告诉我们每一个人,我们应该轮流送他那样一份礼物。”

“嘿,那不是真的!铁罐,为什么魔法只改变了你的性别,而不是修正你那恶劣的性格!!”

Cap用一种一言难尽的目光看向Clint。

Tony偷偷吐了口气,所以,Peggy?

****

“你不能那么对我,记得吗?我现在在生理期,我在一直失血,我处于低血糖状态,我需要糖分,你不能剥夺我的甜甜圈!”Tony愤怒地瞪着现在跟她身高差距更加明显的金发大兵。

“可你已经一口气吃了三个。”

“但那是最后一个,吸收了整盒甜甜圈精华与美味的绝无仅有的最后一个,给我,它是我的。”

“不,我确定它跟其他甜甜圈没有什么不同。”Steve拧着她的最后一个甜甜圈,那是一个浇上一半巧克力汁,一半蓝莓汁,并撒满了彩虹色糖霜的甜甜圈,一些糖霜沾上Steve的手指,他皱着眉,蓝眼睛在甜甜圈与Tony之间来回定焦。

“最后一个,为了断绝你的念想。”Steve开合的嘴唇在接近她的甜甜圈,他张开了嘴,他的牙齿已经最好了咬合的准备,甜甜圈有一半进了他的嘴里,那个混蛋不是决定细嚼慢咽享受它,而是准备一口咬下它的一大半,Tony脑海里那根弦断了。

“哦,甜甜圈之吻!”Bruce做了个深呼吸,以免自己因为过于吃惊而调动了他身体里另一个家伙的情绪,鉴于他刚刚目睹了钢铁女侠从美国队长嘴里叼出半个甜甜圈的奇特景象。

钢铁女侠早就夺门而去,Steve红着脸摸了摸自己刚刚被触碰的嘴唇:“我觉得我可能需要去解决一点感情问题。”

***

“Jarvis,请告诉Tony,允许我进去。”Steve站在紧闭的车库大门外。

与此同时,车库里面,“不不,转告Cap,我不会让他进来,让他离开。”

“这样的话,没关系,如果Tony认为隔着门更让他感到自在的话,那么请你转告他,我可以就在这里说,Jarvis。”

“不,告诉他,不准他说任何话?让他离开,否则我会把他的盾涂成粉色Hello kitty图案。”

“告诉Tony,我知道他只是说说而已,他不会真的那么做的,以及我们需要谈谈,我跟他。当然,不是因为他现在的性别让我想要说这些话,也不是说我不爱他现在的性别,总之,是他的话,无论男性女性,这是我的想法,我想跟他发展一段更为亲密的关系。最后,启用我的最高权限,帮我开门,Jarvis。”

“不,那个混蛋……”

地下室的门被从里面打开,Tony瞪着他,一个他熟悉的,男性的Tony,紫色的女士衬衫裙被他撑坏了,破破烂烂地挂在他身上露出肌肉饱满线条流畅的胳膊。

“你的魔法解除了?时限性,还是契机?”Steve目不转睛地打量着他,并向他靠近,要知道那条裙子仅仅只到女性Tony的大腿根部,当Tony再次大了一号,那些布料变得岌岌可危。

“你喜欢女人,我知道了,那个Peggy,跟我一样棕色头发,你爱她,你看着娘们的我就像看着当年的她。现在可能要让你再次失望了,我重新变成了一个男人,后悔吗?我说过了不准你说出来的。”亿万富翁依旧在另一个问题上不依不挠,他看起来像是在与什么穷凶极恶的恶棍对恃一样浑身充满警惕,他的手里抓着一个扳手,仿佛那个金属物件给了他勇气。

“可我也说了,不是因为你的性别,在你中魔法之前我以为我们已经约会了足够多次数,那难道不足以证明我所说的?”Steve环着手臂严肃地看着他,他永远知道怎么逼近徒劳挣扎的猎物,“或者,真爱之吻?”

“不是!”亿万富翁红着脸大声否认,“不是真爱之吻,我们也没在约会,我只是关心老年人的孤寡生活,你会感到孤独,除了我们你一无所有了,你需要陪伴!”

“我很感动,关于永远很忙的Mr Stark的陪伴。但还有些小问题让我疑惑,上周五电影中场,有人偷吻了我,忘了说了,我当时只是太累了在闭目养神,并没有真正睡过去。还有半个月前的舞会,有人整晚针对一个女孩,对,那个因为摔倒而被我接住的女孩。以及,那半个甜甜圈,你吃了吗?”他们已经足够近了,Tony没法后退,他们的下身贴在一起,亿万富翁的上半身顺着工作台后仰仍然在试图与Steve靠近的上半身拉开距离。

Steve停在与他呼吸交融的距离,他的指尖从Tony的唇角沾起一点糖霜,"看起来是。"

“你抢走了我的半个甜甜圈。”他抵在亿万富翁的唇上,扳手掉落在了工作台上,那留给了他们更多的空间,让他们更贴近。

Steve如此温暖,不容拒绝,尽管Tony还在争辩,“是我的……”

“我们现在能谈了谈了吗?”Steve鼻尖蹭着他的鼻尖。

“你在作弊,用超级士兵相对普通人的超级力量优势。”

“是的,你抓到我了。”Steve毫无愧意。

“那你可能还得做更多弊,这根本不够看……嗯……”

“我不太擅长投机取巧这种事,也许你能教我更多?”他的手顺着的裙子的下摆紧贴着亿万富翁的皮肤一点一点向上。

“该死…”Tony攀着他的胳膊只剩喘息的份。

***

Clint忧心忡忡地盯着床上一堆拆开的或半拆开的礼品盒,毫无疑问,这次肯定是红色,他苦恼地从最新的盒子里拿出一条红色的Bra,很好,他已经集齐了彩虹色。

“我倒没想到这是真的。”红发女特工若有所思地靠在门上。

“N……Nat?”Clint犹如遭遇晴天霹雳,他僵硬地转头,“不…听我说这是Cap…”

他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女特工如猫一样靠近他,那条红色的Bra落在了她的手里,女特工的另一只手似有似无地滑过他的胸膛勾住了他的领口。

“脱衣服。”她微眯着那双绿眼睛命令道。

——END——

碎碎念:也许并不萌,我已经因为失血过多看什么都没感觉了。

评论 ( 13 )
热度 ( 175 )
  1. 快银小天使可爱的all妮 转载了此文字

© 阿清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