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清清

目前专注超蝙(cp粉,非单人角色唯粉,不拆不吃all,谢谢!)
漫威因为私人原因可能只会产除盾铁以外的其他铁人cp跟虫绿了。
其他,美苏、米乔、闪鸟
【所有文都放到了随缘居,链接如果失效了,请移步随缘居上搜文名看。】

【霜铁】往世书01(吠陀神话AU LokiXTony NC-17)

Summary:Tony对自已一无所知,他似乎经历了什么遗忘了一切,Jarvis告诉Tony说他是一位大神的使役仙人。于是Tony得照顾一位坏脾气的神,好吧,看起来他真的不擅长被差使的工作,神似乎也不怎么介意,但是,嘿,Jarvis可没告诉他服侍一位神得服侍到神的床上那种地步………

说明:神话体系参考吠陀神话。

本章预警:涉及人兽(?)

01.

Tony不记得自己是谁,不记得自己身在何处,连"Tony"这个名字也是神殿里值日的其他仙人告诉他的。是的,仙人,也许他也是其中一位,但他可不记得如何使用异能。他们告诉他,他被选中了服侍一位神,那位凌驾于三千大千世界的地位仅次于主神与他的哥哥。

Tony苦恼地揉乱了一头卷发,他不认为自己具备任何服侍神的经验,尽管他不记得,好在距离那位神回到神殿他还有不长不短的一段准备时间。

Jarvis让他别那么紧张,实际上如果神没给他安排具体事物,使役仙人们并不需要操心太多,比如有些神喜欢举办盛宴,那他神殿里的仙人们经常会有得忙,安排一场宴会可得费不少精力,除此之外还得带着神的嘱愿前往无数偏僻的清修之地邀请上了名单的宾客们,若是稍有遗漏,甚至能早造成人间长达数十年的战乱,这可不是什么听起来很酷的事,人间一旦动乱,无论是神还是仙人都会有得忙,当然,最苦恼的当属死神阎摩罢了。

Jarvis是位严谨而一丝不苟的仙人,他表现得无所不知,Tony怀疑Jarvis有可能洞悉着三千大千世界所有的秘密,Cool!也许Jarvis并不只是位仙人,而是一尊大神的同位体,要知道那些大神们总喜欢把自己的灵肉切割成千千万万投入轮回,游吟诗人们咏唱的诗歌中同一个故事里也许十数个角色都是属于一位大神的分离体。Jarvis总是用一种照顾性的态度对待Tony,虽然Tony并不觉得自己需要特别对待,年纪小的仙人之间是会有小摩擦,但Tony认为那些小打小闹在他看来都天真得可以,如果他想,他甚至能成为这群仙人中的恶霸王,哦,仔细想想,也许他失忆之前就是个恶霸仙人来着。

他们的神殿居于极寒的雪山上,从山脚自上酷寒难耐,唯独山顶春暖花开,一座山头的空间可闷坏了Tony,他已经无聊到晚上唯一的娱乐只剩对月自怜了,大神还未回归。在一个晚上,月亮在那天尤其圆,以至于Tony盯着它入了迷,可他没想到圆月就在眼中化成了一个俊美的男人的形象,从天而降。

也许他该打个招呼,他这么想着。

“听说你独自去了那个地方,还搞丢了记忆?”男人晃了晃手中的瓶子,“还记得这是什么吗?”

Tony疑惑地摇了摇头,哥们,事实上,我连你都不认识。

“看起来是真的了,以前你看到这个可早就扑过来了,而不会是还躺在那里。”男人叹了口气把那瓶子扔了过来,Tony条件反射接住了它。

“酒,Soma。”男人指了指瓶子,又指了指自己,“我猜你都不记得了,喝了那个,确保一滴不漏,要知道多少散神仙人想喝我Soma的酒,可不是所有神众都有这个机会,便宜你了。”

“也许以前的我那么做过,但我不记得。”Tony干巴巴地翻了个白眼,他觉得眼前这家伙可真够爱颐指气使的,“你是人类,仙人,神?还是其他什么?”

“好吧,好吧,在偷喝了我那么多美酒过后,你居然连我都给忘了。”男人突然露出个得意的笑脸,“你真不知道?鉴于你这几晚上天天盯着我看,我还以为你对我思念成灾。”

盯着他?Tony发誓从他有记忆的这几天起,他从未盯着任何人或者神,或者仙人,他只是无聊得望天,而天上只有一个显眼的玩意,等等?这家伙刚刚似乎就是从那显眼的玩意里出现的,“月亮?”Tony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虽然记忆没了,好在脑子还没坏掉。除了我还有谁,星辰之主Soma。”男人倨傲地看着他。

“哇。”Tony有气无力地惊呼了一声,“我真没想过,我看着月亮,月亮就为我掉下来了。”

“我没有为你掉下来。”

“我也没想要你为我掉下来,你看起来就不是我的菜,看看你那灰扑扑的头发,那让你看起来濒近年迈,还有脸蛋,如果不是听你说话的声音,我真要怀疑你是个女人了。”

“你……就算失忆了你也没忘掉你那混蛋脾气。”男人气急败坏,拂袖而去。

Tony不知该作何反应,他刚刚似乎气走了月亮之神,不过那酒真的该死的美味,香醇浓滑至极,直到他深陷美梦那美妙的滋味还一直萦绕在嘴里。

***

“Anthony,我的儿子,今天你将获得整个世界的赐福。”

“我没其他想要的,或者你可以要求他们把Soma嫁给我,你看他脸蛋足够漂亮,还能酿最好的酒,正好我成年了,让月亮当你的媳妇你可不亏吧,老爹。”年轻人坏笑着提议。

那位被他称为老爹的男人气得几乎说不出话。

年轻人大笑着跑了出去。

“看看,他自以为是你的父亲,让你无法选择地出生,无法选择地长大,如今他还会让你无法自主自己的生活。”青年边嘟囔着边泄愤似的扯弄着小灌木的枝条,落叶的残骸铺了一地。直至旁边灌木丛里的动静吓了他一跳,“谁在那里?”

青年小心翼翼地向那边靠近,灌木自动为他让路,他看见青绿丛散开,一抹黑色,流畅的线条,漂亮的挺立的角,优雅的颈线,“独角兽?”

那看起来是一只独角兽,世间最美丽高贵的生物,可它却不是白色,它有一身与象征纯洁相反的黑色的皮毛,以及一双神秘的绿眼睛,它高傲而冷漠地注视着他,青年有一种自己正在被观察的错觉。

他鬼使神差地向那生物靠近,它可真美,在所有的传说里无一不是在表达对它的溢美之词,可即使是仙人也很少见到它的踪迹。

而现在,它就在那里,在他咫尺之间,独一无二的黑色独角兽。

他虔诚地伸出手想触碰它的皮毛,他甚至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它冷漠注视的眼神让他有种自己在被调笑的错觉,它允许了他的触碰。

它的皮毛轻柔得仿若九重天上飞天们织出的云霞,他从未想过这世间万物会有其中一样对他有如此大的吸引,他被千丝万缕无形的丝线拉扯着靠近它,他的额头抵着它的。

它不吝惜给予他同样的触碰,它的气息温柔得仿若无物游移在他的脖颈间,春日百花,夏日暖阳,秋日残叶,冬日白雪都不足以献祭给它,他倒在青草味的天然芦被上为它献上自己。

肢体在两湾幽绿的逡巡下毫无保留敞开,光洁的腿腹贴着黑色的皮毛,深陷其中,脚踝穿插过柔软的深色毛丛在其后重合,脚跟自下而上摩挲着柔软的皮毛下笔直的坚硬,线条优美的胸膛在它身下剧烈起伏,青年仰起上身追寻它的气息,喘息与蝉鸣鸟语融为一气,意识海里太阳花次第开放。

他记起他们从不分彼此被强制剥离,不完整的他徘徊于轮回而不入,残缺让他惶惶不安。

“我们将重逢,我的半身。”一个嗓音在他耳边安抚。

他们重归完整。

Tony一下子从梦中惊醒,他发现自己睡衣被汗水湿透了,他的心脏跳动得像是有几百只小人在里面跳舞。

他隐隐约约记起他似乎做了关于一只黑色独角兽的春梦,对,春梦,黑色独角兽。直到现在,那双绿眼睛似乎还注视着他。

Tony再次躺下,企图平复那种心悸的感觉,他觉得内心空荡得惊人,那里本该被什么填满,他果然把什么重要的东西从那里弄丢了。

他抱着被子蜷缩成一团。

——TBC——

人名释意:Soma,苏摩,吠陀神话中的月神,前身是酒神,苏摩酒蕴含力量之源以及永生之力。

评论 ( 16 )
热度 ( 75 )

© 阿清清 | Powered by LOFTER